<nobr id="iycak"><td id="iycak"></td></nobr>
  • <nobr id="iycak"></nobr>
    <bdo id="iycak"><address id="iycak"></address></bdo>
    <dl id="iycak"><source id="iycak"></source></dl>
      <nobr id="iycak"></nobr>
      <track id="iycak"><span id="iycak"></span></track>
      1. <track id="iycak"></track>

        1. 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新民說 生活的故事(全6冊) (俄)康·帕烏斯托夫斯基 著 王麗丹 姜敏 許力 任明麗 譯 王志耕 校譯
          金蔷薇》作者长篇自传体小说,耗时17载压卷之作!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俄国历史写照,巴别尔等名人群像。满溢生活触感的众生图景,动荡中深沉的俄罗斯之心!
          ISBN: 9787559816542

          出版時間:2019-06-01

          定  價:318.00

          責  編:王辰旭 田晨
          所屬板塊: 文学出版

          圖書分類: 文集

          讀者對象: 俄罗斯文学爱好者;俄国历史爱好者

          上架建議: 外国文学;经典
          裝幀: 函盒

          開本: 32

          字數: 1429 (千字)

          頁數: 1844
          紙質書購買: 天貓 當當
          圖書簡介

          本書為康?帕烏斯托夫斯基的自傳體紀實長篇小說,共分為《遙遠的年代》《動蕩的青春》《未知世紀的開端》《滿懷希望的時期》《投身南方》《漂泊的篇章》六卷。書中既有對往昔歲月的追溯回望、對創作歷程的思考探索,亦有對大自然空靈淡遠的詩化描繪,作者更是藝術化地書寫了與之同時代的作家,諸如布爾加科夫、巴別爾、謝維里亞寧等人的生平軼事。此外還著力刻畫了船夫、馬車夫等普通人物群像,行文間流溢著生活的厚重感和純美詩意。從中可探尋作者的內心世界,也可一窺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從沙皇俄國到蘇聯時期的社會歷史圖景。

          作者簡介

          康?帕烏斯托夫斯基(1892—1968)

          俄羅斯作家。生于莫斯科一個鐵路員工家庭,當過工人、記者等,參加過紅軍。1932年憑中篇小說《卡拉-布加茲海灣》成名。一生著有多部小說和散文作品,其中探討文學創作的《金薔薇》和長篇自傳體小說《生活的故事》尤為著名。曾兩次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提名。

          圖書目錄

          第一部 遙遠的年代

          父親的死

          我的祖父馬克西姆?格里高利耶維奇

          鯽魚

          胸膜炎

          琴斯托霍瓦之行

          粉紅色的夾竹桃

          接骨木小球兒

          斯維亞托斯拉夫大街

          冬景

          海軍準尉候補生

          天堂什么樣

          布良斯克森林

          小不點兒

          林波波河的水

          第一誡

          椴樹花

          我當然還是一個小孩子

          紅色小燈籠

          荒涼的塔夫里達

          災難

          火炮專家們

          偉大的悲劇演員基恩

          獨自走上大路

          荒野巷

          秋天的戰斗

          “活的”語言

          “中學生先生”

          鷹鉤鼻子國王

          無用功

          布拉金卡河岸邊的客棧

          外祖母花園里的夢

          “黃金拉丁語”

          人文學科的教師

          劇院里的槍聲

          拉茲古利亞伊

          沒有內容的短篇小說

          中學畢業證書

          雷電交加的夏夜

          一小份毒藥

          第二部 動蕩的青春

          “此處凡人居”

          前所未有的秋天

          銅線

          戰爭之外

          百元大鈔老頭

          列福爾托沃之夜

          衛生員

          雪中的俄羅斯

          司號兵和碎紙片

          喀爾巴阡山麓的雨

          渾濁的桑河對岸

          維普日河上的春天

          大騙子

          “葡萄牙”號海輪

          沿著被軋壞的道路

          小騎士

          兩千卷書

          科布林鎮

          背叛

          沼澤林中

          在幸運星的庇護下

          斗犬

          潮濕泥濘的冬天

          悲傷的忙碌

          切切列夫卡郊區

          可惜僅僅一天……

          “大不列顛”旅館

          關于筆記和記憶

          粉刷農舍的藝術

          潮濕的二月

          第三部 未知世紀的開端

          旋渦

          藍色的火炬

          記者咖啡屋

          噴泉大廳

          寂靜地帶

          叛亂

          莫斯科公館史的資料

          幾點說明

          里加—奧廖爾鐵路線上的取暖車

          中立地帶

          “我們浪蕩鬼的黑特曼”

          紫色光線

          “我的丈夫是布爾什維克,而我是海達馬克”

          帶鑲條的深紅色馬褲

          多層餡餅

          夜半驚叫

          結婚禮物

          鯡林卡魚、供水設施和微不足道的危險

          最后一發榴霰彈

          第四部 滿懷希望的時期

          奧斯塔普?本德爾的先祖

          膠合板迷宮

          大麥粥

          封鎖

          錯綜復雜的情況

          “和平起義日”

          奧地利海濱浴場

          甘油肥皂

          劈家具

          亞麻布證件

          被盜的演講稿

          關于畫家科斯坦季之死的假消息

          “年輕人,您想要什么?”

          “我向您保證會出現莫泊桑的”

          “那個”男孩子

          苦役般的工作

          近的和遠的

          出于高尚目的的鬧劇

          緩慢的時光

          “再見,我的敖德薩,光榮的卡蘭金!”

          十一級

          塔夫里達的衛城

          黑夜深處

          第五部 投身南方

          簡短說明

          對讀者的致謝

          煙草共和國

          “傳奇”一詞的雙重含義

          一座被釘死的房子

          郵車

          瘧疾藥

          阿姆特赫爾-阿贊達湖

          在平坦的港口

          巴統的聲音和味道

          “這不是媽媽”

          海岸住所

          戰俘烏里揚斯基

          燈塔看守人

          快樂的旅伴

          主要方向

          幾千發信號彈

          陰沉的冬天

          重物搬運工

          摔跤手多夫格洛

          對茶炊煙味的思念

          新年之夜

          最后一抹斜陽

          冬天的跡象

          普通的漆布

          各有其事

          又是一個春天

          千年迷霧

          這一切都是虛構!

          第六部 漂泊的篇章

          最后一次相見

          田野上的寂靜

          “第四版”

          夜行列車

          嚴寒

          雪帽

          歡送教練艦

          免費的煙草

          捕鳥人

          并不輕松的事業

          森林獵手

          銅鞋掌

          泥盆紀石灰巖

          “小科諾托普”

          “行不通!”

          一張舊地圖

          荷蘭奶酪的包裝紙

          沙漠的考驗

          與地理有關的故事

          火炮廠

          火熱的科爾希達

          韋爾圖申卡小河

          要像開始時那樣去生活

          譯后記

          序言/前言/后記

          不久前,我翻閱了托馬斯·曼的作品集,在他關于作家勞動的一篇文章中,我讀到這樣一段話:

          “我們覺得, 我們只是在表現自我, 只是在講述自我, 其實, 由于同周圍世界的緊密聯系和本能的共性, 我們創造出某種超個性的東西……這種超個性的東西,就是我們創作中包含的最好的東西?!?p/>

          這段話應當作為大多數自傳體作品的卷首語。

          作家在表現自我的同時,也表現了自己的時代。這是簡明而毋庸置疑的規律。在這部書中,包括六部自傳體小說:《遙遠的年代》《動蕩的青春》《未知世紀的開端》《滿懷希望的時期》《投身南方》《漂泊的篇章》。這六部小說是由共同的主人公和時代聯系起來的。這些小說寫的是十九世紀的最后幾年和二十世紀最初幾十年的事情。

          對于所有的書, 尤其是自傳體的書, 都有一個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則——只有到作家能夠說真話的時候,方可動筆。

          就其實質而言,每位作家的創作,同時也是他的自傳,只是被想象力做了某種程度的變形而已。情況幾乎總是這樣。

          于是,六部自傳體的作品就寫成了。我預測以后我還要寫幾部這種類型的書,但是,能否實現,尚未知曉。

          我想用一個久已讓我惴惴不安的想法來結束這篇短小的引言。

          除了所有內容都與實際情況相符的真正的自傳,我還想寫第二種自傳,可以稱之為虛構的自傳。在這部虛構的自傳里,我想描寫自己處在那些令人驚嘆的事件和人物之中的生活,而此前這些人和事經常徒然出現在我的幻想中。

          但是,無論將來我的寫作計劃能否實現,我此刻都希望這六部小說的讀者能體會到在全部逝去的歲月中左右著我的那種情感,這就是對我們人類存在的重大意義和生活的深刻魅力的情感。

          康·帕烏斯托夫斯基

          媒體評論

          您是什么人呢——小說家還是詩人?大概,是詩人。

          ——高爾基

          他懂得如何創造一種特殊的、神秘而優美的藝術氛圍——我指的是在最高意義上來使用這些詞匯。

          ——英娜·高夫

          我要感謝他大師般的技巧,他的嚴謹、靈感,以及罕見的純潔。這個溫柔和善的人對自己卻出奇地苛刻,以此捍衛作家這個崇高的稱謂。

          …………

          假如我今天想要去讀帕烏斯托夫斯基,那不是因為趕上了他的某個紀念日,而是因為他是我始終不渝的愛,是我們的愛,我們共同的驕傲。

          ——伊·愛倫堡

          帕烏斯托夫斯基的作品清新自然,如陽光般明媚,其中蓄滿凝縮了的青春能量。這些作品神采飛揚,激動人心,沒有頹唐的情緒,有的是一如既往的南方的大海帶著咸味的氣息以及炎熱的正午時分的光芒。

          ——尤里·邦達列夫

          他不是一個像安徒生和格林那樣的童話講述者,他是一個故事講述者,他用他的故事減輕了善的難度,減輕了人們用新的目光看世界的難度。

          ——什克洛夫斯基

          編輯推薦

          ◆這部書講了什么故事?

          擁有幸福童年的“我”在中學時期忽然遭遇了家庭變故——父親在失業后離家病逝,母親靠變賣家具等勉強維持生活,姐姐幾乎失明,而“我”在舅舅家度過了短暫的寄養時光后,決定不做別人的拖累——用課余時間做家教養活自己,并堅定了成為作家的夢想。

          后來,“我”當過戰地衛生員,見到過難民為爭搶食物而踩踏孩子的殘酷;做過記者,被當成密探抓住又幸運地安然無恙;兩個哥哥在同一天、不同的前線戰死;心愛的少女被騙入傳染病肆虐的村子;在連吃飽飯都困難的冬天,“我”因將一束花分給眾人而收獲祝福和感動……生活的嚴酷和美好,“我”都經歷過,并真的成了它的書寫者。

          ◆為什么它值得推薦?

          這里有俄羅斯的歷史,但又與其他記錄歷史的書不同。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俄國發生的重大事件,書中多有提及。但作者并非從宏觀角度介紹事件的完整始末,而是以個人的經歷為原點,書寫自己所見的一角?!爸挥械阶骷夷軌蛘f真話的時候,方可動筆”是作者所秉持的寫作原則。

          這里有俄羅斯的文學,但又不是純粹的作家傳記或文學理論。書中既有作者自己創作過程中的點滴思緒,巴別爾、布爾加科夫等作家的日常軼事,也有俄羅斯普通民眾對托爾斯泰、契訶夫的情感流露。

          這里有俄羅斯的人和景,且能將讀者自然帶入其中。雖然書中故事涉及諸多名人,但作者“最經常和最喜歡寫的還是默默無聞的普通人”,你可以在書中看到俄羅斯各行各業的普通人的真實生活狀態;作者出生在莫斯科,成長于基輔,混跡于敖德薩的作家圈,而他的成名作又與俄羅斯中部地區密切相關。

          精彩預覽

          最后一次相見

          我坐了很長時間的車,才從梯弗里斯來到基輔。

          火車是傍晚時分抵達基輔的。正是春天的大好時節,栗樹花開,弗拉基米爾大教堂的圓頂閃耀著炎熱的落日余暉,五光十色的克列夏季克大街熱鬧非凡。這讓我感到媽媽和姐姐加莉婭住的小房間越發顯得寒酸與空蕩蕩的。

          自我離開基輔去敖德薩, 然后去梯弗里斯, 已兩年有余。在此期間,媽媽和加莉婭都見老了,但也變得更加心平氣和了。

          我一有機會就給媽媽寄錢,不過還是時刻感到惴惴不安,錢太少,而且還時有中斷。但媽媽從不抱怨。我深信,她的性格真的很堅韌。

          “科斯季克,”她剛見我就哭了一通,胡亂地問長問短之后說道,“我和加莉婭找到了一種很好的生活方式,不需要繁重的開支,也就不用發愁了?!?

          “是什么方式?”

          “你看一下房間——就會明白的?!?p/>

          我環視了一下房間。房間四壁是黃色的,像醫院里一樣,陳設特別簡陋——兩張不很結實的鐵床,一個舊柜子,一張餐桌,三把晃動的椅子和一面掛鏡。所有這一切都蒙上了一層灰暗的色調,仿佛蒙上了一層灰塵。其實并沒有任何灰塵。陳年老舊和抹布的不斷擦拭使物品蒙上了一種灰暗的色調。

          “你知道嗎,”加莉婭說,她朝著陽光照進來的窗口方向苦笑了一下,“知道嗎,我和媽媽甚至還裝修了一下?!?p/>

          我還沒有來得及單獨問媽媽, 加莉婭的視力怎么樣, 但是觀察她的一舉一動, 我明白了, 她已經真正失明了, 完全失明了。媽媽用眼睛向我示意加莉婭,然后急忙從舊針織上衣的袖子里抽出一條小手絹,擦眼睛。

          “媽媽,”加莉婭驚恐地問道,“你怎么了?哭了嗎?”

          “我這是高興,”媽媽聲音顫抖著答道,“科斯季克回來了,我們大家又重新在一起,我和你不再孤單了?!?p/>

          “科斯季克回來了?!奔永驄I慢慢地重復道?!盎貋砹?!我的弟弟,”她不很確信地補充道,仿佛是在把我介紹給誰一樣,“是的,我的弟弟!”

          她沉默了一會兒。

          “科斯季克,你知道嗎,該把墻壁涂上什么顏色這件事我和媽媽爭論了很久。然后涂上了橘黃色。是吧,漂亮吧?”

          “特別漂亮,”我看著涂上廉價的黃色涂料的墻壁答道,“特別漂亮?!?p/>

          “媽媽說,連陰天我們的房間都仿佛有陽光照進來。是真的吧?”

          “是真的,”我回答,“這墻的顏色很鮮艷,讓人心情舒暢??赡銈兪窃谀膬嘿I到這么好的涂料的?”

          “我已經什么都看不見了,”加莉婭說,然后笑了笑,仍不是朝向我,而是沖著旁邊的某處,“但是我感覺得到,從墻上能發出一股暖氣來?!?p/>

          她扶著粗糙的餐桌, 慢慢朝我走來。我站起身來, 迎著她走過去。她觸摸到我的手指,用手順著我的胳膊摸到我的肩,然后碰到我的面頰。

          “哎呀,你怎么胡子拉碴的!”她說著,笑了起來,“我手指頭都扎破了。我已經不做布花了??床灰娏恕,F在,我們做編織工的女鄰居讓我把粗毛線纏成大線團。每個線團她付給我兩盧布?!?p/>

          “加莉婭纏毛線的時候,”媽媽說,“我就給她讀書?,F在你明白,科斯季克,我們是怎么生活了吧?”

          “是的,我明白了,”我答道,盡量不流露出自己不安的情緒,“我全都明白了?!?p/>

          “我們,”媽媽說,“賣掉了所有多余的東西,所有不需要的東西?!?p/>

          “在日特市場賣掉的,”加莉婭補充說,“比如說,我們要茶炊有什么用呢?還有塞滿了家庭照片的天鵝絨的舊相冊。我們有四本相冊。它們放在科茲洛夫斯卡婭太太那里保存了許多年?!?p/>

          科茲洛夫斯卡婭太太是一位年老體衰、溫和安詳的老太太——她早就是媽媽的好朋友。

          “所有的照片我都留下來了?!眿寢屨f道,仿佛在替自己辯解。

          “媽媽真幸運。她都沒有想過,誰現在會買這些相冊?!?p/>

          “你想想看是誰買的,”媽媽插話道,她活躍起來,甚至笑起來,“是兄弟修道院的一個修士買的。他買下了所有四本相冊。他需要這些相冊。你猜猜看,科斯季克,他用來干嗎?”

          我當然猜不出來。

          “天鵝絨的封面很厚實,”媽媽解釋道,“它們可以用來做很好的,簡直就是精致的《圣經》封面。修士把它們賣給了鄉村教堂,而我們則擺脫了無用的破爛。這樣會生活得更清凈。我一生都說,物品占去了我們的精力,折磨我們。它們逼著我們像臨時工一樣為它們服務??傊?,”媽媽說道,仿佛要終止曠日持久的爭論似的,“這樣生活得更輕松。我們把自己的需求壓縮到最低限度?!?p/>

          媽媽略帶自豪地說。

          “那個老太太怎么樣了?”我問加莉婭,“那個從你這里買花再到拜科夫墓地賣的老太太?”

          “那個老太太死了。我用雛菊花給她的墳墓編了一個花環?!?p/>

          “特別好的花環,”媽媽嘆息道,“極其漂亮。我這就熱午飯去,然后你給我們講一下你自己的情況,好嗎?你暫時在阿瑪莉婭的房間里坐一會兒,或者在涼臺上,在屋外坐一會兒吧?!?p/>

          我拉起加莉婭的手, 穿過阿瑪莉婭的房間, 來到涼臺上。阿瑪莉婭沒在家。加莉婭走在地板上, 仿佛是在用腳觸摸著河底, 蹚過淺淺的河水。

          我和她坐到涼臺上。涼臺朝向植物園。植物園林蔭道上,偶爾有無軌電車尖聲叫著緩慢駛過。弗拉基米爾大教堂廣場上,一塊塊大鵝卵石之間已經長出了高高的青草。

          黃昏降臨。落日余暉從一扇扇窗玻璃上反射出來,灑滿了街道。

          “科斯季克,”加莉婭問道,“你真的發表了幾篇短篇小說?”

          “你怎么知道的?”

          “有一次吉爾達來我們家, 她是埃馬·施穆克勒的姐姐。你記得她吧?”

          “當然記得!她長得很高,身體各部分很不勻稱?!?p/>

          “得啦,她現在,據說可是美女。你都認不出來。是這樣的,是她講的這件事。你怎么不給我們寄過來看看?”

          “我隨身帶來了?!?p/>

          “那么你聽我說,”加莉婭神秘地說,“你把它們放在媽媽的床上,枕頭上,你自己什么也別對她說。你知道,現在這是她唯一的理想,她想讓你成為真正的作家。不久前媽媽還說起你,說如果你哪怕能對人們做一點兒好事,那么就可以以此來贖——她就是這樣說的,‘贖’——父親所有的過錯。請告訴我,你寫的東西能幫助人們減少痛苦嗎?你是怎么認為的?”

          正門砰的響了一聲。

          “快藏起來,”加莉婭快速地說,“這是阿瑪莉婭。瞧,她一定會吃驚的!”

          我藏到栽著一棵大夾竹桃的木桶后面。阿瑪莉婭走進來,站在穿衣鏡前,抬起雙手整理自己仍很漂亮的頭發。

          “我坐在您這兒,”加莉婭說道,“是因為媽媽炸肉餅。我們那里有油煙?!?p/>

          阿瑪莉婭微微一笑并問道:

          “他在哪兒?”

          “誰???”加莉婭驚慌地問道。

          “他在哪兒?”阿瑪莉婭重復道,“科斯季克。前廳掛著他的外套?!?p/>

          她隨即看見了我,拉著我的手,把我拖到屋子中間,摟住我的脖子,像農婦那般猛勁地大聲親吻了幾下。

          我按加莉婭建議的那樣做了——傍晚,我把從刊登我作品的報紙上剪下來的三個短篇小說放在了媽媽的枕頭上。媽媽這時正在廚房里忙碌著。

          我自然有些害怕, 便偷偷逃到城里。我沿街閑逛, 卻一直在猜想——媽媽是否讀完了小說。我終于忍不住回家了。

          為我開門的是媽媽。她雙手捧起我的頭,用力地親吻我的額頭。她的雙眼已經哭過。

          “你要是知道,”媽媽說,“我剛才讀了多么優秀的作品就好了!謝謝你,科斯季克。我代表我們所有的人——父親、兄弟、我們不幸的加莉婭感謝你?!?p/>

          媽媽說不下去了。她坐到前廳的凳子上。

          “給我倒點兒水?!彼埱蟮?。

          我從廚房取來一杯水,遞給她喝。

          “這是我的兒子,”她幾乎是喃喃低語,撫摸著我的雙手,“我的科斯季克!”

          “你說什么呢,媽媽!”我試圖安慰她說,“我會留在這里,和你們在一起?!?p/>

          “不需要!”媽媽堅決地說,“走自己的路。只是要留心,別忘了我們?!?p/>

          她突然蜷縮成一團,痛哭起來。我摟住她,把她緊緊擁在懷里。

          “如果你父親還活著該多好,”她哽咽著說,“他要是活著該多好!他該有多幸福。他是個那么好的人,科斯季克。他是世上最好的好人。我原諒了他做的一切。你也要原諒他。你的青年時代很艱難?,F在我連死都不覺得可怕了。但是你要答應,如果我死了,你要把加莉婭接到你那兒?!?p/>

          我答應了她的這一請求,但后來發生的一切完全不像媽媽所期待的那樣。她甚至沒有看見我的第一本書面世。生活對她和加莉婭嚴酷而不公正。

          有一年夏天,我去波季,去科爾希達,準備寫一本關于亞熱帶地區的書。在波季,我得了一種“藍色”斑疹傷寒,住了好長時間的醫院,與死亡搏斗了很久,而就在這段時間里,媽媽因肺炎死于基輔。一周后加莉婭也死了。沒有媽媽,她連幾天都活不下去。她因何而死,誰也不知道,這件事也始終沒有查清。

          阿瑪莉婭把媽媽和加莉婭并排安葬在拜科夫墓地擁擠、枯敗的荒冢之間。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她們掩映于黃色蕁麻之間的墓地——兩座墳塋連成了一座墳丘,墓地上豎著一塊彎曲的鐵皮板,上面寫著:“瑪麗亞·格里高利耶夫娜和加林娜·格奧爾吉耶夫娜·帕烏斯托夫斯基母女。愿她們安息!”

          我沒有立刻辨認出這些被雨水沖刷過的題字。從鐵皮板的裂縫中探出一根蒼白到幾乎是透明的草莖。你會奇怪而傷心地想到,這就是一切!會想到, 這根草莖竟是她們辛苦一生的唯一裝飾, 它如同加莉婭那帶著病容的微笑,如同從她失明的雙眼中流出的沾在睫毛上的小小淚滴——那么渺小,任何人任何時候都不會注意到它。

          只剩下我獨自一人。所有的人都死去了。母親,她給了我生命——這生命既非枉然,也非偶然,如今她長眠于此,長眠在基輔的黏土地下,在墓地的一角,在鐵道的路基旁。我坐在墓地旁,當有載重火車疾速駛過時,我感覺到大地的震動。想必媽媽在墳墓那里,一如她活著的時候一樣,仍舊對我擔心不已。她常盯著我的眼睛問我:

          “你沒隱瞞我什么吧,科斯季克?注意啊,別瞞著我。你知道,我隨時準備到天涯海角去幫助你?!?p/>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国产裸体美女永久免费无遮挡_无码 人妻系列 在线_97无码免费人妻超级_国产AV动漫一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