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iycak"><td id="iycak"></td></nobr>
  • <nobr id="iycak"></nobr>
    <bdo id="iycak"><address id="iycak"></address></bdo>
    <dl id="iycak"><source id="iycak"></source></dl>
      <nobr id="iycak"></nobr>
      <track id="iycak"><span id="iycak"></span></track>
      1. <track id="iycak"></track>

        1. 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新民說 不速之客——藏在家里的自然史 (英)理查德·瓊斯(Richard Jones) 著 花保禎 杜薇 王吉中 趙亞光 譯
          足不出户探索自然进化的奥秘 精彩图鉴收录近200种居家小动物 英国皇家昆虫学会专家、BBC当红节目撰稿人扛鼎力作
          ISBN: 9787559815712

          出版時間:2019-04-01

          定  價:68.00

          責  編:王辰旭(陈美玲)
          讀者對象: 大众、自然和科普读物爱好者

          上架建議: 科普、趣味自然史
          裝幀: 精装

          開本: 32

          字數: 240 (千字)

          頁數: 416
          圖書簡介

          盡管我們今天生活在舒適、設備齊全的房子里,但我們仍然不斷地遭遇不速之客,有一大群小動物侵略者覬覦我們的居所。無論是地窖里的甲蟲,還是臥室里的蚊子,我們都無法完全躲開它們。事實上,它們已經成為我們和我們家庭的一部分。

          本書以英國為中心輻射全世界,介紹了世界性分布的各種典型的小動物,探索它們如何逐漸適應進入人類家庭中生活。同時,本書附有鑒定指南,詳細描述所列動物的外觀、生活習性以及對人類的影響等等,讀者可以了解到自己遇到的入侵者是何種生物,以及如何應對等基本生物學常識。

          作者簡介

          作者

          理查德·瓊斯(Richard Jones),英國皇家昆蟲學會研究員、英國昆蟲學會前主席、BBC野生動物頻道專家,為《衛報》《鄉村生活》雜志以及英國的當紅BBC電視節目《園藝世界》等媒體撰寫有關昆蟲、自然和環境方面的文章,并出版多部著作。

          譯者

          花保禎,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昆蟲學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講國家級精品課程《普通昆蟲學》,以及國家級優秀視頻公開課《昆蟲分類學導論》。著作有《普通昆蟲學》、《中國木蠹蛾志》等。

          圖書目錄

          前 言

          我的房子是我的家——但顯然也是它們的家

          一 引 言

          我們的第一大失誤是從樹上下到了地面

          二 家的誘惑

          居所、食物和休憩——成功的公式

          三 居 所

          倉庫、地窖、食品柜和儲藏室中的食物資源

          四 遍地狼藉

          到處都是蛆蟲、灰塵、污垢和糞便

          五 把我們吃得傾家蕩產

          倉庫、食品柜和廚房

          六 吃掉我們的房子和家

          木蠹蟲、衣蛾和地毯皮蠹——簡直就是文明的終結

          七 它們窮追不舍

          吸血生物

          八 寄人籬下的食客

          被遺忘的朋友、不速之客和其他不請自來的烏合之眾

          九 共同生活,還是打扁它們?

          怎樣對待你的訪客

          附 錄

          “罪犯”畫廊和鑒定指南

          序言/前言/后記

          前 言

          我的房子是我的家——但顯然也是它們的家

          如今,我們居住在舒適、干爽、置有家具的住宅中,過上了舒適的文明生活。然而,人類并不是住宅里唯一的居住者。雖然有現代化的技術、建材以及劇毒的化學藥劑在發揮著作用,但我們仍然常常遭受不速之客的騷擾。我們的房屋、食物、物品,甚至我們自身都受到了大量入侵者的直接攻擊。它們急于利用我們的居所、儲存的食品和室內裝飾。人類建造了十分舒適、溫暖、宜居的地方給自己居住,大量的其他生物也想進入我們的家以抵御嚴寒。

          自從人類開始生活于固定的居所,掌握了穿衣、烹飪食物(以及儲存物資和處理剩菜)、耕種田地、打理花園,人類就已經對廣泛經過各種選擇的“野生”動物盡了地主之誼。從進化的角度來看,人類從其祖先進化過來,時間并不長,也許只有幾十萬年的歷史。那么,在房屋出現以前,家麻雀和家鼠究竟住在哪里呢?在蛋奶凍、奧利奧餅干和無花果醬夾心卷出現之前,餅干甲吃什么呢?在名牌牛仔褲和手工針織羊毛衫還沒有出現之前,衣蛾吃什么呢?在人類開始吸煙之前,煙草甲是否能夠呼吸得更順暢,生活得更健康呢?當最早的地毯鋪在地板上時,地毯甲就伺機而動,等著住進絨毛深處;但在過去沒有地毯的數千萬年間,它們又生活在何處?當第一個史前石器時代的穴居人建造好第一個食品儲藏柜時,儲藏柜很快就感染了火腿皮蠹;但在廚房出現以前,哪里有櫥柜給它們棲息呢?遠在四柱大床出現之前,臭蟲到底躲藏在哪里,等到夜間再鬼鬼祟祟地溜出來吸血呢?

          有許多陌生、迷人、有時又惹人討厭的生物和我們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上述這些只是當中的一部分。從鐘塔里的蝙蝠到地窖中的甲蟲、衣柜里的蛾子、臥室內的蚊子,人類始終無法擺脫野生動物的注意。那么,這些生物究竟是從何而來呢?我們能和它們和諧共處嗎?或者,我們能夠除掉它們嗎?我們應該除掉它們嗎?以探索的眼光觀察形形色色的日?!霸L客”,我們能夠體驗人類的歷史(以及人類出現之前的歷史),去弄清楚我們是如何適應大千世界,如何成為整個環境的一部分的,我們又是如何影響著環境,以及環境如何反過來影響我們的。

          最早的發現之一是,一頭有可能通過開著的后門誤入我們房間的不速之客食蚜蠅,在試圖飛出時撞在窗玻璃上,但大多數真正的家居動物(那些地毯甲和臭蟲,還有谷盜、蟋蟀、粉螟等)并不僅僅是偷偷摸摸地翻過了后門門檻去偷一些食物的野生動物。在全世界大多數地方,這些家居動物不再出現在“野外”——它們不再是野生動物,而是只出現在人類居住的建筑物內。追溯到人類的史前時代,我們在某個地方邂逅了這些好奇的游蕩者,它們跟隨我們環游世界,偷乘我們的交通工具,在環球貿易中隨著貨輪漂洋過海,運輸到世界各地。今天它們仍然在旅行。

          這不是一本有害生物防治手冊。本書并不為這些拜訪者、不速之客或者入侵者打上好壞、益害的標簽;也沒有噴霧劑或驅避劑的配方,或羅列滅蟲公司的名單。取而代之的是,它涉及這些闖入者的生物學和生態學領域,以及千百萬年的進化是如何讓它們適應了進入盥洗室或客廳的生活,而不是進入森林或原野生活。然而,本書附有鑒定指南,因此你能獲得一個你到底是在和誰打交道的正確概念,了解到自己遇到的入侵者是何種生物。

          一旦你已經鑒定出“客人”是誰,就必須決定是否應該擔心它們會對你,以及你的物品和房子做什么。有些需要盡快將它驅出門外,或者請人用重型噴霧器或熏蒸設備來除掉;對于其他的,則可以發揮你更酷的收集的興趣。一個人的食品柜被令人惱火的害蟲侵擾,有時候卻是另一個人茶余飯后的趣聞軼事。

          理查德·瓊斯(Richard Jones)2014年,倫敦

          媒體評論

          ▼ 這是一本非常親切可愛,但又具有權威性的書?!狟BC野生動物頻道

          ▼ 在由動物的生活方式所劃分的章節中,作者以親切、有趣的語言描述了這些小伙伴們吃什么、巢在哪里、它們與人類的關系,以及怎樣讓這個小討厭變成你的寵物?!秷D書館雜志》

          ▼ 瓊斯,英國皇家昆蟲學會研究員,對令人困擾的入侵者很有研究,從老式櫥柜里的培根甲蟲,到鄉下房屋閣樓上嘰嘰喳喳吵個不停的可以食用的睡鼠?!蹲匀弧?

          ▼ 在這本有趣又極具娛樂性的作品中,作者從自然史和考古學的角度拼湊了家庭的崛起,以及家庭侵略者的崛起?!缎羌墪u書目》

          編輯推薦

          英國皇家昆蟲學會專家、BBC當紅節目撰稿人

          帶你結識同一屋檐下的動物客人

          足不出戶探索自然進化的奧秘

          附精彩圖鑒 收錄近200種居家小動物

          《自然》《觀察家報》聯袂推薦

          精彩預覽

          我們的第一大失誤是從樹上下到了地面

          英國是個熱愛大自然的國度。這并不是說其他國家不那么關愛它們的野生動物,而只是說在英國,略微有點“古怪”的研究和贊美大自然的傳統讓英國人感到自豪。野生動物紀錄片在這里備受青睞,這些節目主持人在英國是很受歡迎的名流和國寶。觀鳥、散步、騎馬、遛狗、觀光、海邊撈蝦拾貝、池塘釣魚,或者只是在鄉間漫步,欣喜遇見蝴蝶和鹀,以及在花間草地野炊,這些都是英國人的主流活動。園藝也許更受歡迎,不然肯定是緊隨其后,位列第二。

          所有的調查都表明,把野生動物“吸引”到我們乏味的家庭生活中是園藝愛好者的主要動力,其中也蘊含了巨大的商業利益,銷售喂鳥器、巢箱、蝙蝠箱、夜視追蹤攝像機、昆蟲旅館、熊蜂箱、壁蜂巢和刺猬房的商人多不勝數。我們熱愛大自然,也渴望近距離觀察大自然。

          然而,有些很古怪的事情就發生在你家的后院??粗∷墒笱刂慵业幕h笆上下跳躍,鳥兒在球果旁嘰嘰喳喳地叫著,真令人陶醉;看著蜜蜂、食蚜蠅(hoverflies)、蝴蝶和各種各樣的小飛蟲在花叢中飛舞,著實令人賞心悅目。我們甚至可以接受旱金蓮(nasturtium)葉片遭受菜粉蝶那碩大的、帶有斑點的毛毛蟲啃咬幾口。但當這些生物中的任何一種貿然闖入房間時,我們的容忍似乎就將立刻停止。

          從剛修剪過的花枝爬到墻壁上的蜘蛛,在餐桌上獨自漫步的螞蟻,或在燈泡下一邊發出嗡嗡聲一邊亂飛亂撞的蒼蠅,通常足以讓人們立即產生強烈的厭惡和反感。雖然輕輕地揮一揮手,可能就足以阻止古怪的胡蜂靠近庭院中的奶油茶點,但如果它進入室內,就會迫使起居室的主人采用特殊的武器,即噴灑殺蟲劑將其消滅。當麻雀落在花園靠椅的后背上覬覦剩下的三明治時,我們會覺得它們不過是有趣的小生靈,但如果它們開始在屋檐下棲息,或者往閣樓里拖曳筑巢的材料時,在我們看來,它們就變成了害鳥。人們可以對草坪盡頭被甲蟲咬爛的腐朽籬笆柱視而不見,但樓梯下一頭蛀蟲的羽化孔下方流出的一小丁點木屑,即使只有一兩個毫克,就會引致我們立即給害蟲防治機構打電話。我們確實熱愛大自

          然,也確實想近距離觀察大自然,但不是那么近。

          為了弄明白人們為什么會有這種看似矛盾、截然不同的反應,我們僅僅需要理解稱為“房子”的居所與稱為“家”的居所的不同之處?!凹摇钡淖钪匾幨?,它已經成為人類學家(以及一些昆蟲學家,如羅賓遜[Robinson]1996)所謂的“神圣空間”——不是做禮拜或迷信活動或新時代搖滾的地方,而是全家人共享的私人生活空間,外人只能在獲邀后才能進入。

          通向這個私人生活空間的屏障傳統上是門,但這個門并不一定是結實、難以逾越的木板,它可以是一個象征性的屏障,如布簾、橫著的木棍或懸掛的珠簾等。在幾乎所有的人類文化中,拜訪者在進入一個家庭的神圣空間的大門之前,都必須首先求得許可。誠然,不受歡迎的人不會被允許進入,而且在大多數社會中,即使是一個象征性的屏障也受到法律的強有力保護,以致可以動用“正當武力”(甚至武裝部隊)來驅逐闖入者。難怪未經允許闖入人類上述房屋的昆蟲(以及其他動物)至少會被帶著懷疑的眼光審視,并且通常遭受直接反對和極端攻擊。

          這種對自己的家園進行保護的感情,在全球的人類社會中是如此廣泛和根深蒂固,以至除了認為它是人類文化中真正古老的和最根本的部分,很難想象它還能是別的什么?,F在已無從得知人類歷史上第一扇門是如何出現的,在哪里出現的,但一個很有誘惑力的說法是,不管它出現在何處,必定都是用來抵御入侵者的,無論這入侵者是人還是其他動物。

          房子在我們現代世界的概念里,是一個近乎密封的磚砌“大箱子”。雙層玻璃、塑料或金屬框的門窗、密封條、空腔夾層絕緣,所有這些協力配合,幾乎讓入侵者(甚至最小的昆蟲)無孔可入。但事情并不總是如此。所以,為了弄清如今人類的家仍被入侵的原因,我們需要看一看人類最初的家是怎樣產生的,以及在人類的歷史(和史前)中,我們最初是在何時、何地開始與至今仍糾纏和煩擾著我們的無數入侵者接觸的。因此,讓時光倒流,想想我們遠古的祖先,想想他們是住在哪里的。

          在地下的洞穴里住著一個……穴居人?

          與大眾的看法相反,早期的人類并不都住在洞穴里。大眾的那種看法主要是受兒童卡通片和好萊塢B級片(小成本商業動畫片)的影響。巖壁和黑暗的洞穴毫無疑問給人類提供了一些藏身之所,不過它們也是熊、虎、豹、鬣狗以及大量其他危險的、高度非馴化的野獸的巢穴。有些洞穴是連在一起的,但這可以有幾種不同的解釋。每一個新的考古發現都能為解開遠古人類住所之謎提供一個新的證據,但并不能立即清楚了解大多數早期人類居住在哪里,因為化石證據非常少,有時幾乎完全不存在,而僅存的一點點化石也很難解釋而得出有用的信息。

          媒體上典型的穴居人系列故事,最新的是由布朗等人(Brown etal.,2004)在印度尼西亞弗洛勒斯島(Flores)的一個洞穴中發現的一具小小的、長約1米的類人骨骼所引發的??脊艑W家仍然在爭論這些發現,它們究竟可以追溯到“僅僅”是95,000年前至13,000年前的哪一天,或者能否代表一個明顯獨立的物種。盡管如此,人類或者類人生物居住在洞穴中的觀點已經深深地印在了普通大眾的腦海里。

          然而,早在洞穴之前,樹木顯然應該是我們的靈長類祖先棲息的場所。作為人類,我們是如何形成的?如何接管了世界,開始建造房屋,制作和擁有了現在必須遠離害蟲的物品?對人類的發展做一簡要探索,可為理解上述這些問題奠定基礎。

          大約400萬年以前,非洲是各種類人猿的發源地,其中一部分多以兩條腿走路。這種直立的姿勢是我們成其為人類的最顯著特征之一。另一個特征是我們的體毛比較稀疏。這兩個特征可能是相互關聯的。在幾百萬年以前的某個時候,這個奇怪的適應,可能使早期的人類與多毛的、爬行緩慢的猿類近親相比,有了一定的優勢。哈考特·史密斯(Harcourt Smith,2007)對此做了很好的概述。一種解釋是,在非洲東部和南部炎熱、干燥的稀樹草原上,直立行走使頭部快速進化出了高能耗的大腦,以遠離熾熱的烈日炙烤的非洲大地所輻射的熱量,而在這個高度,頭部剛好可以體驗到微風拂面的感覺。

          朝直立行走方向進化的其他原因可能包括,站立便于觀察草原上來自天敵的危險,可以夠到樹上的果實,可以邊走路邊用我們的胳膊拿東西。無論雙腿直立行走的原因是什么,體毛變得稀疏這一點,一定有助于這些生物生活在炎熱、干燥的草原上,而且出汗成為身體最重要的溫度調節機制,任何濃密的毛發都會立即阻礙這種降溫效果。作為“裸猿”,早期的人類應該能很好地適應非洲熱帶和亞熱帶地區的烈日。我們成為世界上為數不多在最熱地區的白天仍可適度活動的哺乳動物之一,但缺乏體毛這一點也降低了我們的耐寒性。當后來的人類最終進入較冷的北方時,這種適應則反過來成為人類的困擾。

          通過拼接零散的骨骼和骨骼碎片,人類已經描述了各種不同的史前人類物種,比較早的物種通常屬于南猿屬,該屬的拉丁學名 Australopithecus源自“南方”(拉丁語australis)和“猿”(希臘語pithekos),類似于黑猩猩的舊學名 Anthropithecus(類人猿)。一些更嬌小的標本被稱作阿法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和非洲南方古猿(A. africanus),而骨骼較粗壯的已歸入到粗壯南方古猿(A. robustus)。即便如此,哪怕是最強壯的南猿也很矮小,雄性身高約1.2米,雌性比雄性矮一個頭。

          有觀點(根據比現在的我們骨骼更彎曲、手臂更強壯的化石)認為,這些早期的類人動物比我們更以樹為家,但除了少數幾個基于髖骨形狀的推斷,我們對這些生物依然知之甚少。雖然基本上直立行走(并且可能基本上都沒有體毛),但它們比我們的腿要短一些,而且步履更加蹣跚,邁出的步子也較小。我們并不知道它們吃什么,在何處藏身(如果有藏身之處的話),或者它們與環境如何相互作用。就我們所知,伊恩·塔特歇爾(Tattershall,2012)的暢銷書《地球的主人》(Masters of the Planet)在身體結構方面,對早期人類的發展做了一個很好的綜述,但塔特歇爾也坦承,我們對人類祖先的行為了解得太少。

          最大的可能是,早期人類生活在稀樹大草原上,沒有掩蔽所,也沒有家,至多做一個臨時的棲息處來睡覺。今天,大猩猩、黑猩猩、紅毛猩猩建造簡陋的窩棚,不過是用彎曲的植物或樹枝搭成的平臺而已,它們就在上面過夜。危險伴隨著黑夜降臨,大型貓科動物和其他可怕的食肉動物在夜間四處游蕩,尋覓獵物;體型較小的南猿會盡其可能,避開這些危險。猿的“窩”一次只用幾天,它們絕不是永久性的,這就是為什么比較高等的靈長類動物不生跳蚤的原因?,F在讓我們向前跳躍幾十萬年,去弄清人類為何今天會生跳蚤。

          跳蚤——歡迎搭乘

          現代的人類是唯一擁有跳蚤的高級靈長目動物。這很不幸,但確是我們定居的生活方式的直接后果。然而,我們并不是走到哪兒就把身上的跳蚤攜帶到哪兒(我們隨身攜帶的是虱子,本章后面會有進一步敘述)。它們跳到身上叮咬我們,吸我們的血。但實際上,跳蚤是巢穴的居民。更特殊的是,只有成年跳蚤才會跳到我們身上來叮咬,而跳蚤微小的(1毫米至2毫米)、蒼白的、蠕蟲狀的幼蟲,卻在巢穴深處的碎屑中蠕動。這正是寄主的永久性巢穴(即我們的家)對跳蚤如此重要的原因。

          生活在動物(鳥類或哺乳動物)身上的跳蚤亂七八糟地產下小而光滑的卵,這些卵落到了巢穴內。這些跳蚤成蟲還排出很多深色的、彎彎曲曲的干硬糞便。由于血液是現成的,可以說在某種程度上,跳蚤自由自在地飽餐,而且它們排泄的大量糞便與干血相差無幾,依然富有營養。底下的跳蚤幼蟲取食這種二手血液,以及任何其他的有機質(像宿主的糞便和腐爛巢材),直到發育成熟,并老熟到足以化蛹。然而,它并不會立即羽化為成年跳蚤,而是靜待著時機的到來。

          鳥類和哺乳動物的一個共同特征是,它們的活動具有晝夜節律和季節性。如果一頭跳蚤正在從蛹中羽化,卻發現它的宿主在一個月前就已外出長途旅行了,這將變得毫無意義。相反,它默默地等待、休眠,有時持續好幾個月,直到外面的動靜表明宿主已經返回并且再次住了下來。在幾秒鐘之內,跳蚤就會迅速地從蛹中鉆出,跳到宿主身上。

          養貓(之后會有更多關于貓的描述)的人都會發現,當他結束為期數周的假期返家后,把假期期間寄養在外間貓舍的寵物接回空蕩蕩的家里時,會遇到貓櫛首蚤(Ctenocephalides felis)的暴發,這些小東西跳上跳下,叮咬我們的腳踝。它們并沒有在房子主人外出期間瘋狂地繁殖,而只是靜靜地達到了幼蟲階段的末期,正在蛹里等待時機。人們回來的動靜引發了跳蚤同步的集體羽化,而以前持續少量的周期性轉折(羽化)未能引起我們的注意。例外情況可能是由貓造成的。

          狗遇上跳蚤也難逃厄運,它們有非常相似的屬于自己的跳蚤——犬櫛首蚤(C. canis)。我自己就是一個愛貓的人,每天早晨去廚房沖咖啡時,很多貓蚤就會跳到我赤裸的腳踝上叮咬。曾經我遇到過一種雞蚤(Ceratophyllus gallinae),但不是在室內。遇到它時我還是個小孩兒,當時正在祖父家的雞窩內玩捉迷藏,我猜應該是我淘氣地跺腳的動靜,正好給尚在蛹中的雞蚤釋放了它們所需要的信號,促使其羽化。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被雞蚤叮咬時可疼了。

          跳蚤的生命周期只有在宿主為傳統的定居(而不僅僅是棲息)物種時才能完成,這就是那些四處流浪的類人猿從不生跳蚤的原因。只是因為人類周期性地回家,夜復一夜地睡在同一個居所中,才在寢具中積累了巢材,這樣寄生在人類身上的跳蚤種群才能夠建立。令人吃驚的是,這是到近期才發生的。

          人蚤(Pulex irritans)是一種適應性很強的跳蚤,也是一種很有趣的昆蟲——在此我強烈推薦勒漢(Lehane,1969)所著的《跳蚤大全》(The Compleat Flea)一書。跳蚤最初當然不是從吸人類或者甚至南方古猿的血開始的。

          全世界大約有2600種跳蚤,大部分種類都具有不同程度的寄主專一性。跳蚤叮咬哺乳動物和鳥類已經有2億多年了,4000萬年到5000萬年前就已經進化成了現在的樣子。巴茲文(Busvine,1976)對于跳蚤及其他昆蟲的吸血習性是如何進化出來的,提供了大量有用的細節。通常,一種特定的跳蚤物種只寄生在一種宿主上,雖然它也可能寄生在少量近似的宿主上。例如,鼴鼠蚤(Hystrichopsylla talpae)只寄生在鼴鼠上,而除了雞,雞蚤還寄生在其他許多不同的鳥類身上,偶爾還能寄生于在雞場內玩耍的孩子身上。蚤屬(Pulex)包含有6個種,全部起源于美洲,人蚤就是其中之一。直到大約14,000年前,隨著最后一個冰期之后冰河的消融,人類越過今天的楚科加(Chukotka)和阿拉斯加之間的陸橋,到達這片新大陸時,并未染上跳蚤。但當到達美洲后,他們很快就從跳蚤的原始宿主——草原土撥鼠、野豬和豚鼠上染上了一些跳蚤(Buckland & Sadler,1989)。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国产裸体美女永久免费无遮挡_无码 人妻系列 在线_97无码免费人妻超级_国产AV动漫一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