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iycak"><td id="iycak"></td></nobr>
  • <nobr id="iycak"></nobr>
    <bdo id="iycak"><address id="iycak"></address></bdo>
    <dl id="iycak"><source id="iycak"></source></dl>
      <nobr id="iycak"></nobr>
      <track id="iycak"><span id="iycak"></span></track>
      1. <track id="iycak"></track>

        1. 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新民說 述林1:戰爭陰云下的年輕人:1931—1945中國往事 張鈞 主編
          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出品,国内首本口述历史类Mook《述林》。本书为《述林》第一辑,解读抗战年代的另一种路径——平凡人故事中的1931—1945中国往事。
          ISBN: 9787549589296

          出版時間:2016-11-01

          定  價:48.00

          責  編:刘春荣 章昕颖
          所屬板塊: 社科学术出版

          圖書分類: 中国史

          讀者對象: 大众

          上架建議: 人文·中国史
          裝幀: 平装

          開本: 32

          字數: 310 (千字)

          頁數: 400
          紙質書購買: 當當
          圖書簡介

          本書是崔永元口述歷史研究中出品的國內首本口述歷史類MOOK《述林》的第一輯?!妒隽帧分铝Σ蹲酱髿v史中普通人的獨特記憶,用人物、故事、細節去勾勒口述歷史視野下的中國歷史。內容選材主要取自崔永元口述歷史研究中心現有的采訪。團隊成員走訪了21位中國抗日戰爭的親歷者及其家屬,收錄了二十一位老人對抗日戰爭的點滴回憶。本書正是這些采訪的整理后的非虛構文集,在書中,這些世紀老人回憶年輕時代遭遇這場戰爭時遷徙漂泊、輾轉求學、敵后殺敵、遠征緬甸、文藝抗敵,用故事和細節勾畫出一幅普通民眾的抗日戰爭史。

          作者簡介

          張鈞 主編

          中國傳媒大學崔永元口述歷史研究中心首席記者,從事口述采訪工作將近十年。

          崔永元口述歷史研究中心

          國內最為專業的口述歷史采集整理團隊之一,在崔永元的倡議下,由經驗豐富、從業時間長達十五年之久的采編主創人員帶隊組成。中心成立于2012年,專門從事口述史料的收集、整理、學術研究,以及傳播、交流工作。 自2002年始,至2015年底,口述歷史團隊收集并整理涉及電影、外交、戰爭、知識分子、知青和民營企業六大領域,逾4000人次、近百萬分鐘的口述歷史采訪影像及大量相關視頻、圖文和實物資料。

          圖書目錄

          輾 轉

          國難當頭,百姓淪為難民,輾轉他鄉。

          人總是無奈地被時代裹挾,漂泊如浮萍。

          但求學、讀書,熱愛生活、憧憬未來,

          再惡劣的環境也擋不住年輕人的快樂和成長。

          走向離戰火更遠的地方,然后活下去。

          少年漂泊記(潘際鑾)

          老邁的學童生涯(金敬邁)

          沒有畢業的聯大學生(周錦蓀)

          孫景瑞輾轉求學路(孫景瑞)

          直 擊

          政治背景各異,作戰方式不同。

          他們中有正規入伍的軍人、靈活機動的武工隊員,也有隨軍遷移的家屬。

          他們身份各不相同,卻面對同樣的敵人,經歷同一場戰爭。

          抗聯的三種死法(盧連峰)

          父親口中的“西安事變”(衛道然)

          武工隊里的高中生(李耐因)

          我在山東做敵工工作(符浩)

          我在湖南打游擊(譚昆山)

          隨軍家屬的戰時生活(謝雪萍)

          跨 洋

          太平洋戰爭爆發后,中國成為反法西斯戰爭的主戰場之一。

          歸國華僑參戰,美國第十四航空隊援助,“駝峰航線”物資救援。

          無處,不是戰場。

          遠征緬甸第一槍(羅遠躍)

          南僑雄鷹長空逐日(彭嘉衡)

          報務員(呂和聲)

          演 繹

          特殊的抗戰年代,戲如人生的背后,

          更有錯綜復雜的人生故事登臺。

          演藝界,也是一方戰場。

          孤島及淪陷區的上海影劇界(呂玉堃)

          抗戰演劇隊(胡宗溫)

          韋家院壩16號(任宗德)

          甘粕正彥之死(張奕)

          后 方

          戰時烽火,尚有

          歇腳的地方,長大的地方,

          學習的地方,出發的地方。

          從未抵達的前線(夏世鐸)

          在偽滿軍?!胺礉M抗日”(劉鳳卓)

          在“保小”長大(王敏清)

          在陜北公學的日子(徐桑楚)

          序言/前言/后記

          前言

          自2002 年底,崔永元團隊開始做口述歷史的收集工作,至今已近14 年。數千老人、數十萬分鐘的歷史記憶通過影像得以留存,但除了少數影像在電視和網絡上以電視欄目、紀錄片的形式有所披露和傳播,絕大多數內容都未面世,依舊存于磁帶和硬盤里。

          2012 年2 月,崔永元口述歷史研究中心成立,口述歷史資料的整理出版被提上日程。挖掘整理現存的口述歷史資料,不定期地出版《述林》,就是這種努力的一次嘗試。

          我們希望它的出版,能為仍顯荒蕪的口述歷史出版領域送上一點切實的果實;為對中國現當代歷史仍保有熱情和興趣的朋友開一條回望過去的小路;為那些拿出寶貴時間坐在攝像機前和我們分享自己人生經歷的老人,送去一點微薄的慰藉——如今他們正日益衰老,有的已離我們而去。

          口述歷史中最核心的東西是人?!妒隽帧芬矊⑹冀K把個人的命運置于大歷史的背景之前,用人物、故事、細節去勾勒口述歷史視野下的中國歷史?!妒隽帧返膬热?,將主要取材于中國傳媒大學崔永元口述歷史研究中心的現有素材。數千老人,涵蓋近百年中國歷史的講述,將為《述林》的存續,提供足夠多的選題靈感。

          把原生態的口述變成更具歷史價值和閱讀快感的文本,是《述林》努力的方向。書中呈現的文本,是我們運用歷史學方法對原始文本進行校訂、注釋、考證,對口述者講述的歷史背景、史實和細節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加以辨析后的產物。文字上,在不損害口述者原意和其口語化特點的前提下,我們主要做了“縮水”工作,“水”是口水——口語中的零碎、重復的內容,與主題不相關的累贅表達,等等。我們希望在《述林》中展現的文字,是通順的、親切的、邏輯清晰的。而每篇正文后的“校注手記”,則是采訪者或校注者對口述者、歷史背景和相關事實的介紹和補充,希望這些手記,能夠為讀者的閱讀,清除一些障礙。

          取名“述林”,是因為這名字簡直就是我們研究中心最好的代稱。

          述是講述,林喻眾多,“述林”者,眾多講述的集合也。林是樹組成的,每一棵樹都有自己的紋理,切開來都有自己的年輪,而對每個老人口述歷史的采訪難道不正是勾畫紋理、撫摸年輪的過程嗎?

          架橋筑屋,木可堪材;構建歷史,口述歷史也是重要的史料來源。我們十多年所做的,不正是這讓木成材的工程嗎?

          我們不指望一夜成林,只希望通過對《述林》日積月累的澆灌,一棵棵小樹苗能早日長大,直至林立。

          崔永元口述歷史研究中心

          2015 年11 月16 日

          編輯推薦

          1.崔永元口述歷史研究中心出品,國內首本口述歷史類MOOK《述林》的第一輯

          崔永元親筆題詞,致敬普通口述者和口述史從業人員

          崔永元口述歷史研究中心是國內最為專業的口述歷史采集研究團隊之一,在崔永元的倡議下,由經驗豐富、從業時間長達十五年之久的采編主創人員帶隊組成。崔永元親自為《述林》題詞:“4000人次的口述,還原一個民族負重前行的側影”,致敬普通口述者以及口述歷史的從業人員。

          2. 專業的口述采集整理團隊——崔永元口述歷史中心——誠意之作,內容獨特真實

          權威的編輯團隊。借助崔永元口述研究中心的專家力量和口述專業人員的力量,特別是該中心目前積累的豐厚口述資源,通過對二十一位跨世紀老人的親身口述采訪,真實展現七十多年前抗日戰爭史中的某種民間生態;

          3. 民眾視角:透視普通人在抗戰時的真實生態,提供大歷史視角外,觸摸抗戰的另一種路徑

          從普通人的生活的視角出發,透視平凡個人在那場戰爭的真實生活百態,觸摸歷史發展的脈絡,看到重大歷史進程中普通人生活的軌跡。即使口述主角為重要的歷史人物,其講述角度也是個人生活。

          4. 有關戰爭的跨時代回望,兩代人關于青春、生存、人類永恒情緒的交流

          七十多年前,國難當頭,硝煙彌漫的土地上,年輕的中國人活著、愛著、憧憬著。 仇恨、恐懼、憤怒、喜悅,人類的種種情緒,不會因為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消磨殆盡。

          到2016年,抗戰勝利已經七十一年了。七十一年的時間,足以讓一個人的一切消逝,年輕的容顏、愛情、活力、記憶,甚至生命。就像書中那些老人講述的一切,其實在七十年多前就已經結束,都不在了。但是在上個世紀的三四十年代,這些事情應該是真實發生過的。當兵、求學、逃難、出國,這些年輕人在硝煙彌漫的中國土地上艱難地展開著自己的生活。

          精彩預覽

          微言抗戰

          三言兩語,亦見時代。

          小學畢業后,父親送給周錦蓀一塊手表,這是他第一塊手表。很高興,成天戴在手上??珊髞硭l現,這塊手表是日本貨,就很不高興了。

          父親還給他一件橡膠的雨衣,也是日本貨,這在當時是很貴重的物品。下雨時,周錦蓀就披著它去上學。同學看見后很稀罕,就夸獎他是Young gentleman ,年輕的紳士??伤懿粣勐?,出門后心里想,我是Young traitor ,年輕的叛徒。

          潘際鑾一家逃難到湖北,每年雨季家都要被淹掉。他們就搬到二樓住。一樓搭上跳板,作為進出口的地方。潘的父親每天就雇個小船,到城里頭去上班。孩子們沒有事,就在門口坐在跳板上玩。潘際鑾的兩個哥哥會玩,就釣魚。

          潘那時還不到十歲,哥哥給他做個釣魚竿,弄好魚食,他也開始在那兒釣。第一回他很快就釣了一個半斤多重的武昌魚上來。當時魚特別多,長江水一過來,門口凈是魚。潘的大哥弄個紗布做個網子,擱在水底下,一撈起來就有幾十條小鯧魚。

          他媽媽把它腌一腌,油一炸,就當作家里的食品吃。

          重慶大轟炸期間,付汝梅在防空洞里頭上課,防空洞石壁上都流水,她的母親總提醒她,不能打瞌睡,不然會得風濕病的。要離開那個石頭壁遠一點,小板凳放在中間,不要放在靠邊那兒去坐著。

          付汝梅說,最怕好天氣。天氣一好,日本飛機就會來。高的建筑物都掛上大的紅氣球,那就告訴你,今天可能有警報。然后就真的有警報了,嗚嗚的,有一點像火車拉的汽笛,有的像狼叫一樣,一拉警報,家家戶戶都逃。

          當時,每戶人家的床上都放個用手巾包著的包包,付汝梅的包包里有換洗的衣服,還有一碗米飯,米飯里頭有咸菜什么的。警報一響就帶著跑。有時候一晚上不回來,第二天早上都不敢回來。

          有一天,一架日本偵察機著火摔到陜西城固的山里邊,西北師范學院附中全校三四百學生,都走了十幾里路,往那個山上奔。王智量跑在最前面。他看到飛機的殘骸,還看到了農民拾到的日本飛行員和他妻子、孩子的照片。飛行員的名字叫山谷忠一。學生們笑著說,對呀,他在這個山谷里一心一意為他的天皇盡忠了。

          陳銳霆原來是商震三十二軍的,1935 年簽了《何梅協定》后,部隊從平津向南轉移,老百姓站在路邊罵。老爺子多少年后咂摸著說:“那時候當兵真不是滋味?!?

          十六歲時武干卿報名參軍,到了國民政府警衛師,發了軍衣后,他就把便衣跟人換了錢。等來領兵的副營長說,這小子太年輕,個兒也矮,不行。他緊張起來,哎呀,我長褂子都換油條了,(真要退兵)我沒褂子穿了。

          1937 年7 月,趙振英高中已經畢業,本還想著考大學,23 日后形勢惡化,才匆忙趕最后一班火車離開北平。見著鐵路兩旁,一邊是二十九軍士兵,一邊是日軍,互相瞪著。他看到日軍指揮官用望遠鏡看他們。

          1938 年春天,日本人占領沂城。尤廣才逃到鄉下住了一個月,怕留在這里自己的前途埋沒了,就決心到后方去。出發后他沿著道路上的車痕馬跡走,知道那是部隊撤退的路。一直走到日落也沒見到一個人。

          第二天走到徐州附近聽到炮聲,才知道鬼子在攻打徐州。心里害怕,怕自己走到敵人的陣地里去。入夜以后,才終于遇到國民黨軍隊向西南撤退,他夾雜在中間,跟著部隊走?;春佣嘀Я?,潁河、西淝河,水再深,也得淌過去。

          過鳳陽河到潁上又到潢川,潢川是李宗仁第五戰區司令部的(所在地)。到潢川時,尤廣才一身衣裳,已不成形,穿的一雙布鞋,鞋面破爛,鞋底也穿透了。

          1940 年7 月閻啟志黃埔軍校十五期畢業前,物價開始漲,之前軍校的伙食好極了!兩葷兩素。每人一雙黃皮鞋,襯衣有人洗,行軍不帶水,渴了就買大桔子解渴。畢業以后到部隊,還不如在軍校時,且越來越苦。他是河北人,吃不慣大米,沒多久,長了口瘡。

          樂時鳴在新四軍教導隊畢了業,分配他去江南工作,要走幾百里路,不知去了要干什么。心事重重地走了兩天,覺得很累。晚上到兵站,正好是同伴的老部下當站長,請他們喝酒。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睡醒,什么也不想了,渾身輕松。

          1942 年,上海的地下黨員李瓊為在女工中發展組織,去紗廠應聘。招工的地方實際上就是廠門的外面,一條馬路邊上,廠里的工作人員出來,她們一個個地站在那里給他挑,問,你出來做過嗎?沒有。學過什么嗎?沒有。多少年紀了?20 歲。

          挑選她的人就說:“你年紀大了,只能做做老太婆的工作?!崩咸攀鞘裁垂ぷ髂??就是到粗紗車間,干最辛苦的活。

          工錢能買一斗小米,夠你自己吃飯,食量大一點還吃不飽。

          1942 年,晉察冀軍區政治部協理員肖澤泉的軍衣穿破了,沒線縫。后來他通過總務處向上級打報告,軍區參謀長批給他五根線,用來縫衣服。

          李秀鑫所在的河北南宮胡丘村里有三個人參加國民黨,去了遠征軍,后來裝啞巴才逃回來,不然一聽北方口音就知道是逃兵。還有一個帶回來個六指的妓女。

          1943 年沁陽蝗災,田方保家的一畝七分地顆粒無收,四口人出門逃荒,路上妹妹送了人,娘照顧人染上傷寒,被子卷了下葬,六天后爹也歿了,褥子裹著埋了,那天天降大雪。十三歲成了孤兒,身無長物,在別人地頭的破窯里棲身。討飯,或撿或偷地里的麥穗,脫不了殼,胡亂弄弄吃下。爹死后第三十五天,田方保投了八路。

          彭嘉衡乘船到美國學習飛行,途徑好望角。上岸之前知道那里的瑞士手表很便宜,大家用省下來的錢每個人都買了一兩塊。那時美國人都很少戴瑞士表,后來他們戴手表到美國去,人家一看很羨慕。

          南非華僑告訴彭嘉衡,三個月前也有中國飛行員來,有人上街理發,南非人歧視中國人,不肯給他理。后來那人叫來其他飛行員,把這個理發店搗毀了。警察來,看是盟國飛行員,最后也只好不了了之。

          所以當地華僑很感謝他們,給華僑出了一口氣。

          1937 年7 月,衛立煌下廬山上華北前線抗日。從山上別墅下來,夫人朱韻珩帶著小兒子衛道然送他。衛立煌的警衛遠遠跟著。走到南天門就要分別了,衛道然要跟著父親走,衛立煌說:“用不著,我很快就可以回來,你陪你媽就行了,等我把仗打完,我還要帶你和你媽到上海去玩?!?

          母子兩人都很難受,不忍離去。衛立煌的警衛們就走過來,也不說話,只是一起給朱韻珩端端正正地敬軍禮。

          國民政府規定,高一學生和大學一年級學生都要受集中軍事訓練。江蘇省學生集訓在鎮江,總隊長是八十七師師長王敬久。蔣介石的兒子蔣緯國是東吳大學一年級學生,正好也編到夏世鐸所在的總隊。那時候蔣緯國沒有什么特殊,但是進行摩托車訓練的時候,普通學員只有半小時來訓練駕駛,他卻沒有時間限制,夏世鐸當時很不滿。

          張伯苓是參政會的副議長,蔣介石是議長。蔣介石帶著宋美齡到南開中學看張伯苓。一些忠實的國民黨分子組織學生到廣場開會,歡迎蔣委員長到學??疾?,帶著大家高呼“蔣委員長萬歲”,周錦蓀和同學們一起都跟著高呼??蛇@位老兄畫蛇添足,他又來了個“蔣夫人萬歲”,就基本沒有人響應了。

          戴澄東說,他父親戴安瀾是5 月18 號受的傷,到5 月26 號下午5 點鐘,就已經不行了。鄭庭笈和周之再看到戴安瀾醒過來,就問:“師長,你看部隊怎么回去?”戴安瀾示意他們把地圖拿出來,指著:“在這里過河,從河東岸回去?!闭f完以后,就叫衛士把他扶起來,朝著北方,犧牲了。

          后來知道,當時日本人在西岸已經埋伏了重兵。所以很多緬甸遠征軍的人跟戴澄東講,當時你父親指了一條活路給我們回來。

          抗戰期間,川人劉航琛的兒子在重慶北碚復旦大學讀書。有次復旦遭到空襲,過后,有人問劉航琛,你兒子被日本飛機打到沒?他說,打了個包包。又問他,傷得重不重?他說,打了個墳包包。劉的兒子躲在床底下,日機掃射,子彈穿過屋頂和床鋪,擊中了他。

          田申回憶他父親田漢。1935 年7 月,聶耳到日本不久,下海游泳淹死了。那時田漢剛剛被假釋出獄,軟禁在南京,聽到這個消息,號啕大哭。他生平有兩個音樂上的伴侶,一個聶耳,一個張曙,但兩人都不幸早亡,聶耳是淹死的,張曙1938 年8 月被日本飛機炸死。后來田漢痛心極了,根本不想再寫歌詞了,因為沒什么人可以更好地合作了。

          呂玉堃回憶,岳楓個頭小,有點兒像日本人?!鞍艘蝗伦儭焙?,上海反日情緒很強烈。他走在街上就被人抓住,說是日本人,要揍他。岳楓申辯自己是中國人,人家不信。最后只好電話打到公司,讓公司派車來接他。

          出門有危險,但是不能不出門去拍戲。岳楓只好一邊在街上走,一邊大聲唱《三民主義歌》。

          呂玉堃說,“文明戲”用現在的眼光看比較奇怪。沒臺詞,沒劇本,只有個提綱。你演個要賬的,就逼他要賬,詞全是自己編,沒有導演排戲。上來了,就坐這兒,看報??赐炅藝@口氣,把報紙一放,把當天的事這么說一遍,說完了再接著來一套“上中下”。什么是“上中下”?一個年輕人不學好,要自殺了,“你怎么可以有這個行為呢?你這樣自殺,上怎么對得起國家,中怎么對得起父母,下怎么對得起自己的良心?”這么一套東西。旁邊的人就接,“你怎么對得起江東父老,怎么對得起江西老表?”觀眾就笑了。

          張石川告訴呂玉堃,過去拍電影沒有場記。拍電影的演員都是“文明戲”的演員,要么就是京劇演員。拍電影的時候,演員一看,對方身上穿的馬褂非常漂亮,第二天就早點兒去,找這個馬褂,穿上。結果電影放出來就跟變魔術似的,剛才這人身上穿的馬褂跑那個人身上去了。所以后來就規定,記好了誰穿什么衣服,不許亂穿,場記就是這么形成的。

          太平洋戰爭爆發后,進步的抗日演劇團體都散了,變成商業團體。韓非替老板組織劇團,把石揮、黃宗江等人找來。韓非代表老板說,咱們哥們兒都是A,就是A 級演員,每月工資600。石揮就冷冷地來了一句,“我要601”。那意思就是小子們,我比你們強。大家聽了都一愣。后來就給他起個外號叫“601”。黃宗江說,生活里碰到這號人,確實比較難相處,可是一演戲,石揮的確是601。

          石揮的話劇比電影更精彩,可惜今天沒留下來。

          “華影”成立不久,在上海大光明影院演《怒吼吧,中國》。日本人宣傳反英美,這個戲正好是。最后一場是全體演員在臺上喊“打倒英美帝國主義”,呂玉堃回憶:大家平時都喊慣了“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打倒英美帝國主義”又繞口又不習慣。顧也魯喊了一聲,喊得還蠻響,大伙都跟著“打倒日本帝國主義”,他就又喊了一聲“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大伙兒都傻了,趕緊閉幕下場。

          憲兵隊“嘩”就都上來了,問,“沒喊呢,

          剛才誰喊的?大伙兒說,

          你們誰聽見了?”誰都沒聽見?!昂傲藛??”“沒喊!”

          憲兵隊查不出來,就這么稀里糊涂地過去了。

          “滿映”演員張奕回憶說:“滿映”早上八點鐘上班,上班不到五分鐘,喇叭就放晨曲。音樂一響,所有職員都要遙拜日本天皇,

          在心中默念祝你萬壽無疆云云。接著又放一遍音樂,遙拜帝公——偽滿洲國皇帝溥儀。每天如此。一次演出科的導演大谷俊夫找到次長姜學潛,說遙拜是很隆重的事情,可演員吵吵鬧鬧的,一是對天皇和皇帝不尊敬,二也影響我們的情緒。姜學潛說,好,我管管他們。姜學潛就召集演員開會,他開口就是:“你們這幫混蛋?!贝蠡飪翰桓抑??!霸缟线b拜的時候你們鬧什么,人家都給我提意見了,你們不好安靜一點嗎?不遙拜也不強迫你。旁邊日本人遙拜呢,你不影響人家嘛。凈給我找麻煩?!边@是開場白,把大伙兒訓斥一頓?!澳銈冊趺茨敲床幻髦悄??那遙拜,誰知道你怎么遙,怎么拜???你就在那兒瞇著不就行了嘛。你不想讓日本天皇萬壽無疆,不想讓‘滿洲皇帝’長壽,你就在那兒琢磨:日本人太欺負我們了,蔣介石你快回來吧。你還不會想這個嗎?”大伙兒一聽都七嘴八舌議論開了?!皠e吵吵,以后你們要再出事兒我就扣你們工資,聽明白了沒有?”大伙兒說,明白了!聲音特大。

          在四川時,黃宗江的前女友要跟別人結婚了,黃宗江準備寫一封信給她。好朋友藍馬給他講了勃朗寧夫婦的故事。說有一次伊麗莎白出事了,羅伯特給她寫信,說:“我曾為你而戰,最后的最好的一戰?!秉S宗江就把藍馬教他的這兩句寫進信里,寄給那個女朋友。

          藍馬外號懶馬,不僅懶得談戀愛,也懶得讀書。黃宗江問他:“你平常也不讀書,哪來那么多學問?”藍馬說:“我一年就讀半本,都用上了?!?

          方沛霖有個新電影要拍,就帶了劇本找《萬象》雜志主編陳蝶衣,請他寫電影插曲的歌詞。陳蝶衣一看片名《傾國傾城》,就說:“阿方哥,現在是國難時期,既不能‘傾城’,更不能‘傾國’啊,這個片名不行?!狈脚媪鼗厝ズ蠓缕恼f明書,看到“鳳凰于飛”四個字,第二天又找到陳蝶衣。陳覺得可以借題發揮,就寫了《鳳凰于飛》的歌詞。

          這首歌被金嗓子周璇一唱,流行一時。

          葉于良因為搞抗日殺奸團被捕后,日本憲兵問他:你哥幾個?哥九個。哦……那死一個沒關系。就笑,葉于良也笑。那時想,死就死吧。

          左勇所在的抗大五分校,在江蘇鹽城一帶?!鞍滋烊毡竟碜映鰜頀呤?,我們避開了,夜晚就去打他,襲擊他?!蔷褪歉嬖V敵人,我們還在,我們不會投降的?!?

          鄭竹書軍校十九期還沒畢業,分到青年軍六一九團當教育班長?!斑B隊里有六〇炮,火箭筒下到班,團里有工兵、炮兵、坦克,火力是原來的十三倍?!鼻嗄贶娛勘拔幕潭雀?,掌握火器快,一聽就懂……那時候心想,要是有一百個這樣的師,可以橫行天下……”

          參加了新四軍四師的老戰士方遠說,新四軍六師活動地區西至南京,東迄上海,北抵長江,南到太湖,是敵人的“治安模范區”。汽艇眾多,水網密集。六師很長時間集中不了一個連以上的部隊,打不了兩個小時以上的戰斗。不然敵人就圍上了。

          1942 年的魯南無日不戰,教二旅主力被迫撤到江蘇贛榆一帶休整,留下五團在當地堅持。但是,旅主力一撤走,二百里的地區內頓時人心惶惶,大部分地區開始偽化,但帶兵還可以走,作為五團政委的楊永松帶著半個連去旅部接受任務,只能走山梁。走到有的村圍,已經不讓他們進村了……那就只有打。

          四幾年在蘇中反掃蕩,陳海峰在的后方醫院遷到海邊,鬼子掃到海邊時就得上船,海上一待就是半個月。晚上去抓螃蟹,一打手電,螃蟹成千上萬地爬過來。自己做蝦醬,饑一頓飽一頓,提心吊膽,醫院沒幾條槍,誰來也打不過。

          皖南事變前,陳海峰他們后方機關往茅山撤,過青衣江,對岸國軍五十二師的機槍沖他們頭上掃射,想逼他們退回去,他下水時聽見子彈咻咻地從頭上飛過。上了岸,部隊呈四路縱隊穿過馬頭鎮。五十二師的士兵站在兩邊,刺刀修長,瞪著眼看他們。他們不管,大唱《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反復唱。

          鄭需凡參加八路軍第一次戰斗,是救山東省主席沈鴻烈,連隊負責阻擊日軍。日軍一個小擲彈筒彈打在旁邊,半邊身子都麻了,戰斗不利,連隊撤得很急,旁邊人說撤,“我意識有點模糊,說你撤我掩護,他以為我不行了……”清醒的時候,已經不打槍了,下邊日本鬼子沒上來清掃戰場,也已經走了。他就在山上轉,餓了挖野菜,渴了喝溪水,一星期,不敢輕易下山進村,怕碰上日本鬼子。有天聽到下邊村里吹號,聽出是自己人,拄著東西下去一看,“就是我們連!”見了說,哎,你沒死啊。

          有一年山東縱隊分好幾期整軍,部隊番號變了好幾次,鄭需凡在的六十一團先后變成七支隊、二支隊、津浦二支隊,有時自己都記不清番號了,碰上哨兵喝問口令:哪部分的?想半天?!傲粓F的……”哨兵大喝:六十一團早沒了!

          吳淞戰后跟隨解圍部隊進了已成一片廢墟的常德,尸體還很多,臭滿四城——老百姓都不肯埋日軍的尸體。那時他看到兩個兵,服裝整齊,升起了一面國旗。心里覺得很自豪。

          特務連長尤廣才隨五十師飛越“駝峰”到印度。一下飛機就洗了一個澡。美軍設了兩個浴池,洗完澡要打防疫針,換上新裝備。中國帶來的衣服都燒掉。燒火時印度人圍著看,可能是想把這些東西拿走。從中國飛來時,他們的行李都很新,尤其毯子都是新的,為什么要燒掉?實際上這是軍事防疫處理。

          尤廣才說,第二次滇緬作戰時的空運補給,中國不能比。每個營以上,都有通信(設備),行軍走到一個空場,擺上布板,發一個信號給美軍,美軍補給就投過來了。它有兩種,投糧食的是白布傘,投武器的降落傘跟現在的人造絲棉差不多。好點的武器、彈藥,都用絲織的(降落傘)。

          在湖南打游擊的譚昆山回憶,到1945 年日本兵也很困難,吃稀飯、吃霉米,還得餓肚子。到農村搶糧食,連廢鐵都要收去,要造武器連鋼鐵都沒有。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国产裸体美女永久免费无遮挡_无码 人妻系列 在线_97无码免费人妻超级_国产AV动漫一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