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iycak"><td id="iycak"></td></nobr>
  • <nobr id="iycak"></nobr>
    <bdo id="iycak"><address id="iycak"></address></bdo>
    <dl id="iycak"><source id="iycak"></source></dl>
      <nobr id="iycak"></nobr>
      <track id="iycak"><span id="iycak"></span></track>
      1. <track id="iycak"></track>

        1. 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新民說 吐魯番出土墓志匯考 張銘心 編著
          ISBN: 9787559829344

          出版時間:2020-11-01

          定  價:68.00

          責  編:罗灿
          所屬板塊: 社科学术出版

          圖書分類: 文物考古

          讀者對象: 敦煌吐鲁番、中国中古史、中亚研究、文物考古等领域研究者与爱好者,墓志研究者与爱好者

          上架建議: 历史·文物考古
          裝幀: 精装

          開本: 32

          字數: 290 (千字)

          頁數: 424
          紙質書購買: 天貓 當當
          圖書簡介

          本書收錄吐魯番出土的高昌墓志,起自東晉十六國,止于唐末。全書分“高昌郡·高昌國時期墓磚”“唐西州時期墓磚”“附屬資料”三部分,每部分按照墓志紀年先后為序排列。墓志先列錄文,后附考釋與參考文獻的出處,并著錄人名、墓志紀年、磚質、書寫形式、尺寸、出土年代、出土地及收藏地。其中“附屬資料”特別收錄與高昌或唐西州有關而非吐魯番出土之墓志十余件。另附“索引”,有銘文內容的人名、地名、官名官號、墓葬編號等項索引,極便檢索。

          作者簡介

          張銘心,1964年生,中央民族大學歷史文學學院教授。曾就職于故宮博物院,后留學日本,獲大阪大學文學博士學位。主要研究領域為吐魯番學、出土文獻學(以石刻學為主)、書畫篆刻史。

          圖書目錄

          編寫說明 /1

          凡例 /6

          引用文獻及省稱 /9

          研究論著及省稱 /20

          一 高昌郡·高昌國時期墓磚 /37

          二 唐西州時期墓磚 /186

          三 附屬資料 /315

          索引 /347

          麴氏高昌國年表 /393

          后記 /395

          序言/前言/后記

          我從1981年冬參加《吐魯番出土文書》整理,就一直非常關注同一時期吐魯番出土的高昌至唐西州的墓塼。當初主要考慮,《文書》按墓葬編排,墓塼多有紀年,是《文書》斷代的重要依據。不久發現,墓塼還有很多關於官制和朔閏的重要資料。侯燦先生利用墓塼官制資料對麴氏高昌官制進行了研究,我利用墓塼朔閏資料對麴氏高昌曆法進行了探討。我以爲,墓塼的價值大概已被發掘凈盡。然而,張銘心君的出現,使我完全改變了看法。

          張銘心君1991年發表的《高昌磚書法淺析》文章和1993年出版的《高昌磚書法》圖書,可以毫不誇張地説,具有里程碑的意義。這裏簡單介紹兩點:

          (一)最早證實黃文弼先生掘獲高昌墓塼藏於故宮博物院。我們知道:黃文弼1930年春在吐魯番考古發掘所獲一百二十四方高昌墓塼,究竟藏於何處,一直存在藏於北京圖書館(今國家圖書館)和藏於中國歷史博物館(今中國國家博物館)二説。1991年至1993年,銘心君尚在故宮博物院工作,前揭文章和圖書所刊數十方高昌墓塼,均爲黃文弼當年掘獲品。這無疑清楚告訴我們:黃文弼掘獲高昌墓塼,實際藏於故宮博物院,從而破解了這一陳年舊案。

          (二)最早肯定高昌墓塼書法在中國書法史上應具重要地位。我們知道:最早注意高昌墓塼書法的是沙孟海先生。但他1932年首次見到黃文弼掘獲《畫承及妻張氏墓表》,在與友人吳公阜信中,討論的僅是書圓刻方等碑石製作問題,并非傳統意義上的書法問題。後來,馬雍先生在肯定高昌郡文書具有較高書法價值的同時,表示對高昌國文書書法很不滿意,認爲水平大爲下降,有的甚至拙劣不堪。這種指責,導致學界對主要屬於高昌國的墓塼書法也不太重視。而銘心君前揭文章和圖書的發表與出版,徹底改變了這種認識。

          當然,高昌墓塼的價值還遠不止此。銘心君1994年辭去故宮博物院的工作,東渡日本求學,繼續從事高昌墓塼的研究。他的碩士論文《高昌墓磚の史的研究》,博士論文《トゥルファン出土高昌墓磚の源流とその成立》,都是研究高昌墓塼很有分量的成果。而本書的雛形,原本是他碩博士論文附録的《資料編》??梢娿懶木芯扛卟箟t,對於資料的收集是何等的專注和細緻!

          本書在十幾年前就已初具規模。當時銘心君製作成電子本,廣贈學界同道,我也獲得了一份??催^之後,感覺很有價值,便問銘心君:“是否可以考慮出版?”銘心君答:“再等等!”我知道:他是想精益求精,將本書做得更好更完善。此後,他便繼續收集各類資料?,F在,呈現到我們面前的這部書,雖然算不上洋洋巨著,但作爲高昌墓塼的“資料集”,至少有三點值得稱道:

          (一)材料完備

          這裏説的材料,指的是高昌墓塼本身。我們知道,由於高昌墓塼具有特殊價值,對於該材料的整理,已有很長歷史,包括我在內,不少學人都做過類似工作。相關情況,本書《編寫説明》已有介紹,這裏無須贅述。在本書之前,收録墓塼最多的,一是侯燦先生的《吐魯番出土磚誌集注》,一是石見清裕先生的《吐魯番出土墓表?墓誌の統計的分析》,都達到三百二十八方。而本書收録的墓塼,多達三百七十一方,比前者增加四十三方,數量穩居第一。有人或許會認爲,後來居上,很正常,不足爲奇。但如果知道其中還有從未公布的新材料,也許就不會這麼認爲了。譬如《和氏墓表》,存八行、八十餘字,時間爲義和三年(616)五月卅日,是吐魯番文物局2008年徵集品,《新獲吐魯番出土文獻》未收,本書首次將圖版與録文一并公布??梢姳緯占牧现陚?。

          (二)信息完備

          這裏説的信息,指的是關於高昌墓塼本身的信息。主要有質地、書寫形式、尺寸大小、出土時間、出土地點、收藏地點等。需要指出的是,很多描述用語,都來自考古發掘的簡報和準報告,未作絲毫改動,具有原始檔案的真實性。譬如質地,并非全是塼質,還有石質、木質、土質等,故關於質地的描述用語,塼質外,還有灰塼、紅塼、泥質灰塼;石質外,還有砂巖石質;木質外,還有木牌、木質板;土質外,還有土坯、生土質、生土模製、黃泥模製土坯等。又譬如書寫形式,描述用語有墨書、朱書、墨格墨書、墨格朱書、墨地朱書、墨地刻字、朱書朱格、刻字填朱、墨地白粉書、墨地朱書朱格、墨格刻字填朱、刻字刻格填朱、白字白格墨地、前五行朱書末行墨書,等等。此外,録文雖然沒有標行數,卻是按行釋録,也是爲了儘可能保存原貌和原始信息。

          (三)學術史完備

          這裏説的學術史,指的是關於高昌墓塼的著録和研究的成果。本書徵引著録成果七十八種,始於1914年羅振玉的《西陲石刻録》,終於2010年戴良佐編著《西域碑銘録》;研究成果一百一十種,始於1959年小笠原宣秀的《龍谷大學所蔵大谷探検隊將來吐魯番出土古文書素描》,終於2014年米婷婷的《高昌墓塼對女性的記述》??芍^洋洋大觀!然而,本書學術史之完備并不僅此。同一方墓塼,録文出入較大者,爲了不偏不倚,本書往往將兩份録文并列,讓讀者自己判斷取捨。譬如:闞氏高昌國時期(460—488)《張祖墓表》有兩份録文,一份是《新獲吐魯番出土文獻》的,一份是本人《關於吐魯番新出闞氏王國張祖墓表的幾個問題》的;章和八年(538)三月十五日《宋阿虎墓塼》有兩份録文,一份是《隋唐五代墓誌匯編·新疆卷》的,一份是《吐魯番采坎古墓群清理簡報》的。此外,對於不同的觀點,本書也是儘量斟酌采用。當然,其中也有不少是銘心君自己的觀點。本書《編寫説明》謙稱僅是自己整理資料時“隨手的分析和記録”。但我認爲很多都是非常有價值的。關於這一點,我相信讀者會有自己的判斷,就不用我在這裏舉例説明了。

          最後,還想提及的是,銘心君的碩導伊藤敏雄先生,是研究樓蘭與長沙吳簡的大家;博導荒川正晴先生,是研究吐魯番學與中西交通史的權威。這兩位先生都是我的畏友,他們學術視野開闊,文獻功底深厚,耳提面命,潛移默化,對銘心君學風的形成頗有影響。近些年來,銘心君的研究領域,也在不斷擴展,由高昌墓塼、吐魯番學、西域史地向中原逐漸回歸,對東晉十六國碑形墓誌源流和北魏司馬金龍碑形墓誌源流進行考析,引起學界廣泛的注意。希望銘心君能夠再接再厲,立足高昌,放眼中原,做出更大的成績!

          是爲序。

          王素

          2017年1月25日

          編輯推薦

          1.所收錄材料完備。高昌墓磚具有特殊價值,對于該材料的整理已有很長歷史。在本書之前,收錄墓磚最多者一為侯燦《吐魯番出土墓志集注》,一為石見清?!锻卖敺鐾聊贡?、墓志的統計分析》,達328方,而本書收錄的墓磚多達371方。其中還有從未公布的新材料,如《和氏墓表》,存8行,80余字,本書首次將圖版與錄文一并公布。

          2.保留原始檔案的真實性。本書著錄人名、墓志紀年、磚質、書寫形式、尺寸、出土年代、出土地及收藏地,可謂信息完備;而其中描述用語,均來自考古發掘簡報與準報告,未作絲毫改動,盡可能保存了墓表的原貌與原始信息。

          3.考據嚴密,學術史完備。本書征引文獻,于注釋僅注明書名或論文篇名之省稱、征引頁碼。另于書前作全書之征引文獻目錄,詳其出版資料。所引始于1914年羅振玉的《西陲石刻錄》,終于2014年米婷婷的《高昌墓磚對女性的記述》,總計188種;同一方墓磚,錄文出入較大者,為不偏不倚,則兩份錄文并列。

          精彩預覽

          編寫説明

          如題所言,本書主要是一部關於吐魯番出土墓誌——高昌墓塼的銘文輯録和論著索引以及筆者的相關考釋的資料集。

          高昌墓塼最初的發現,始於清末宣統二年(1910)巡檢張清在三堡(阿斯塔那)的發掘。據説當時出土的墓塼爲長壽三年(694)張懷寂墓誌和貞觀元年(627)以及大中二年(848)太原王氏墓塼。此後規模較大的發掘是1912年第三次大谷光瑞探險隊、1915年第三次斯坦因(Marc Aurel Stein)探險隊以及1930年西北科學考查團的三次發掘,而規模最大的還是1959年開始的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主持的發掘。時至今日,在阿斯塔那、哈拉和卓、雅爾和卓、洋海、木納爾、巴達木等古墳群的考古發掘斷斷續續,時而還有古墓盜掘現象發生,出土高昌墓塼的數量仍然在不斷增長。

          至今所見高昌墓塼,多是以考古報告、目録索引、博物館藏品圖録等形式發表的。其中,收録數量較多的是王素編纂的《吐魯番出土高昌文獻編年》(以下簡稱《高昌文獻編年》,參見下文《引用文獻及省稱》,以下同),侯燦、孟憲實撰寫的《吐魯番出土墓塼題録》(《墓塼題録》),關尾史郎編纂的《吐魯番出土漢文墓誌索引稿》(《索引稿》)以及穆順英和王炳華主編的《隋唐五代墓誌匯編·新疆卷》(《新疆墓誌》)。其中《高昌文獻編年》只收録了高昌郡到高昌國時代的墓塼,唐西州時代的墓塼沒有收録。而且,此書雖然記録了墓塼的人名、年代、塼質、書寫形式、出土地、收藏地、文獻出處等信息,但是塼銘、墓塼尺寸等信息并沒有記録?!缎陆拐I》雖然收録有高昌國時代和唐西州時代的高昌墓塼,但其收録墓塼僅一百九十九件,與實際出土高昌墓塼的總數還有較大差距,且缺少墓塼各方面的相關信息。同時,此書收録墓塼的圖版雖爲當時最多的,但是沒有標明文獻出處。同樣,《索引稿》著録了人名、年代、文獻出處等內容,而且收録高昌墓塼達三百二十六件,但是這一數字還是與實際出土數量有一定差距。此後,侯燦、吳美琳所編《吐魯番出土磚誌集注》(《磚誌集注》)共收録包括高昌國以前的四件、高昌國時代的二百零六件、唐西州時代的一百一十六件,共三百二十六件吐魯番出土墓誌。此前侯燦還從書法的角度,編纂過《吐魯番墓磚書法》(《墓磚書法》)一書,此書收録彩色圖版十一張、墨書黑白圖版七十九張、刻寫黑白圖版二十一張,共一百一十一幅清晰度較高的高昌墓塼圖版。隨著近年來墓塼的不斷出土,歷史學界對這批高昌墓塼的關注度也沒有減弱。關尾史郎與清水はるか共同編纂的《トゥルファン出土漢文墓志集成(稿)—高昌郡·高昌國篇》(《墓誌集成》)收録了從北涼到麴氏高昌國時期墓塼共二百二十八件,這一數字超過了以往出版的各種著録的高昌郡至高昌國時期墓塼的總數。與此同時,石見清裕撰寫的《吐魯番出土墓表?墓誌の統計的分析》(《統計分析》)一文,以表格的形式對高昌墓塼進行了統計,其中收録麴氏高昌國及以前的墓塼二百一十件、唐西州時期的一百一十八件,共三百二十八件,這一數字與《磚誌集注》同,并沒有把最新出土墓塼收録在內。有關吐魯番出土墓表、墓誌方面的論著,近年還有戴良佐編著的《西域碑銘録》(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2013年),該書“主要收録生於或到過西域、新疆的名人名碑和墓誌銘”(序言第3頁),并“專録墓碑、碣、神道碑、墓誌銘與石刻,不收墓表”(序言第3頁)。據此,該書共收録了吐魯番出土高昌國時期墓誌四件、唐西州時期墓誌十件。

          本書在前人的基礎上,網羅各類資料,將搜集的墓塼提高到了三百七十一件。這其中包括高昌郡至高昌國時期的二百二十八件和唐西州時期的一百四十三件。這一數字超過了此前同類研究總數四十三件。此外,本書本著盡量全面搜集相關資料的初衷,還將十餘件與高昌國或唐西州有關而非吐魯番出土(且渠封戴墓表例外)的墓誌資料進行了整理,并作爲附屬資料列於最後。

          本書最初的編寫,是筆者在大阪教育大學攻讀修士(碩士)學位時,爲了撰寫學位論文(1997年4月—1999年3月)而準備的基礎資料。當時只完成了高昌郡及高昌國時代的部分資料。1999年4月進入大阪大學攻讀博士課程後,筆者繼續完成了唐西州時期的資料整理。此資料集作爲筆者的博士學位申請論文附編《資料編》(以下簡稱“原稿”),於2003年初提交給了日本大阪大學。

          2013年,以筆者爲代表組成的“吐魯番出土高昌墓塼整理與考釋”項目組在原稿的基礎上,繼續擴充資料,并加大研究論著的檢索範圍,進一步豐富了原稿的內容。當初整理此資料集,目的是方便修士、博士學位申請論文寫作資料的檢索,并沒有出版的設想,因此在編排格式上更注重實用性。例如在研究論著索引方面,引用的基本是與筆者論文寫作有關的論著。又如,爲了支持活字檢索,把一些電腦字庫中沒有出現過的字都置換成了可檢索的活字,這樣的處理雖然便於電腦檢索,但與銘文原來的字體有了差別。

          本書一直追求的是録文的完整性,因此即使後來完成了博士論文的寫作,原稿的整理工作也沒有停止。特別是近年來,又新收録了近十餘年間發表的高昌墓塼近二十件,還在吐魯番文物局發現了一件從未發表過的墓塼??梢哉h,本書是至今爲止收録吐魯番出土墓誌數量最多的一部資料集。但必須説明的是,本書研究論著索引中收録的研究論著主要是十餘年前的研究成果,雖然近期的論著也有補入,但與學界實際研究成果的發表數量還是有一定差距。另外,録文中不可識之字或模糊不清的字較多,這給銘文的斷句帶來了困難。本書爲了統一體例,也爲了不給使用者過多編者的主觀意見,就把斷句工作留給本書的使用者了。

          還需要説明的是,本書墓塼資料注釋中的一些內容,多是原稿整理資料時筆者隨手的分析和記録,其中的內容有前人的研究成果(參見每件墓塼資料最後的文獻索引),也有筆者的隨筆記録,或可啓發研究,但缺乏嚴謹性,而且當時僅是研究的參考,所以大都寫出想法,沒有論證。另外,爲便於吐魯番學界同仁利用高昌墓塼資料進行研究,筆者在十餘年前就已將原稿電子版廣泛複製給了學界同仁。此後,其使用者的研究中雖見有引用原稿者,但給出注釋者甚少。因此本書中的一些觀點與近十幾年來一些研究者的觀點有相同處,望學界明鑒。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国产裸体美女永久免费无遮挡_无码 人妻系列 在线_97无码免费人妻超级_国产AV动漫一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