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iycak"><td id="iycak"></td></nobr>
  • <nobr id="iycak"></nobr>
    <bdo id="iycak"><address id="iycak"></address></bdo>
    <dl id="iycak"><source id="iycak"></source></dl>
      <nobr id="iycak"></nobr>
      <track id="iycak"><span id="iycak"></span></track>
      1. <track id="iycak"></track>

        1. 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埃斯基涅斯演說集 (古希臘)埃斯基涅斯 著 芝人 譯
          雅典城邦十大演说家之一,埃斯基涅斯遗世三篇作品中文世界首次完全收录
          ISBN: 9787559856166

          出版時間:2023-03-01

          定  價:68.00

          責  編:田晨 杨渊清
          所屬板塊: 文学出版

          圖書分類: 经典阅读

          讀者對象: 大众

          上架建議: 古典 政治
          裝幀: 精装

          開本: 32

          字數: 220 (千字)

          頁數: 344
          紙質書購買: 天貓 有贊
          圖書簡介

          本書收錄雅典十大演說家之一埃斯基涅斯遺世三篇演說辭。公元前346—前345年,第二次出使馬其頓后,德謨斯提尼與其同派政客提馬耳科斯一道,控訴埃斯基涅斯為腓力收買而出賣國家利益?!犊卦V提馬耳科斯》即埃斯基涅斯對提馬耳科斯的反擊,他指控提馬耳科斯操持賤業、揮霍家產,依法應喪失發起此類控訴的權利?!稙榉钍篃o狀事》則是埃斯基涅斯就德謨斯提尼的指控發表的同名法庭演說,為自己的行為和主張進行辯護,最終以三十票的優勢贏得訴訟。公元前336年,德謨斯提尼的支持者克忒西豐提議向他授予金冠。埃斯基涅斯指控克忒西豐的提案違憲,抓住其中的幾個技術性違規之處,駁斥克忒西豐,攻擊德謨斯提尼,卻最終敗訴,出走異邦。

          作者簡介

          作者:埃斯基涅斯(Aeschines,公元前390—前314年),雅典演說家、政治家。曾反對馬其頓國王腓力二世的擴張,公元前346年出使馬其頓后,轉而主張與馬其頓和平共處,遂與德謨斯提尼成為政敵。公元前336年,他控訴克忒西豐所提向德謨斯提尼授予金冠的議案違憲,意欲借此終結德謨斯提尼的政治生涯,卻在六年后敗訴離開雅典,旅居羅得島。

          譯者:芝人,法學博士。

          圖書目錄

          譯者弁言/001

          作品第1號 控訴提馬耳科斯/001

          作品第2號 為奉使無狀事/087

          作品第3號 控訴克忒西豐/167

          附 錄/283

          主要抄本/284

          《控訴提馬耳科斯》提要/287

          《為奉使無狀事》提要/289

          《控訴克忒西豐》提要/290

          人名專名索引/293

          地名索引/306

          序言/前言/后記

          譯者弁言(節選)

          作者生平

          埃斯基涅斯,約生于公元前390年,家境不甚富裕,成年后曾擔任政府低級辦事員,又有過一段演藝生涯,也曾數次應征服役,憑戰場表現而獲得褒獎。前348年左右開始有埃斯基涅斯參與政事的記載,他初時主張雅典建立廣泛聯盟以共同對抗馬其頓,并為此出使伯羅奔尼撒。前347—前346年,埃斯基涅斯作為議和使團一員前往馬其頓,此后轉而主張與馬其頓和平相處,與德謨斯提尼成為政敵。前340—前339年,他作為雅典代表前往德爾斐參與周邊城邦議事會會議,成功說服議事會制裁安菲薩人,引發第四次神圣戰爭,馬其頓借此得以進軍中希臘,不久便有喀羅尼亞之役。前337—前336年,他控訴克忒西豐向德謨斯提尼授予冠冕的提案違憲,意欲借此終結德謨斯提尼的政治生涯,卻在六年后的審判中遭到最終的失敗,遂離開雅典,以傳授演說術為生。一般認為他于前314年左右病逝。

          埃斯基涅斯與德謨斯提尼之間的數次法庭交鋒,是雅典法庭演說中少見的從雙方角度闡述同一主題的例子,成為后世借以了解當時雅典內政外交的重要資料。今存演說辭三篇,即本書所譯。另有托名于他的《書信集》十二篇傳世,系偽作。

          《控訴提馬耳科斯》解題

          此演說發表于前346—前345年。此前一年(前347—前346年),雅典與馬其頓達成和約(《菲羅克拉忒斯和約》)。埃斯基涅斯與德謨斯提尼參與了談判過程,且兩次出使馬其頓,面見國王腓力。雅典議和時的期望是至少能維持當前態勢,約束馬其頓的進一步擴張,減輕馬其頓對盟國?;沟膲毫?,以便繼續通過?;瓜拗脐P內重要競爭對手國忒拜。但和約達成后,腓力搶在正式宣誓締約之前擴大了對色雷斯一帶的控制,隨后迅即入關,迫使?;雇督?。由此,雅典對實際結果不滿,使團人員首當其沖。第二次出使返國后,德謨斯提尼與埃斯基涅斯決裂,同本派政客提馬耳科斯一道,在使團成員接受述職審查時,指控埃斯基涅斯和其他使團成員“奉使無狀”,為腓力收買而出賣國家利益。埃斯基涅斯則以攻為守,提起對提馬耳科斯參政(提起此類公務訴訟也屬參政行為之列)資格的審查訴訟,聲稱提馬耳科斯操持賤業、揮霍家產,依法應喪失參政資格。

          這里需要解釋當時雅典政治體系中司法程序的重要性。前4世紀中期的雅典早已不復全盛,但民主制度卻更趨成熟,已然產生并運行著一套極其復雜的司法審查制度。其中,最為重要的是成文的法律,條目眾多,涵蓋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整套法律的基本框架按時人的說法來自古代的哲人立法者——特別是梭倫和德拉古這樣半傳說性質的人物,被全民奉為圭臬。與有著如此悠久歷史的法律相比,公民大會所做的決議顯然低了一級,于是產生了決議若與法律相抵觸則應無效的觀點。但是由誰來判斷決議是否與法律相抵觸呢?只能是通過一直以來負責將法律應用于具體案件的機構——人民法庭。

          雅典歷史上有過多個司法機構,例如其歷史號稱可以追溯到雅典建城時期的戰神山議事會。一直到前4世紀中期,很多古老的司法機構仍舊保留了一些特定的司法管轄權(如普通殺人案由戰神山議事會管轄),但大部分的案件,特別是帶有政治性質的案件,已集中到人民法庭審理。這一法庭接受雅典全體男性公民報名,然后抽簽選出審判員池,再經過復雜的抽簽手續組成每日的各個審判庭,審判庭人數也設得很高,一般都在五百人左右,以此來最大限度地防止司法腐敗。

          在前4世紀中期,人民法庭對公民大會決議進行司法審查的制度已經深入人心,決議遭遇審查成為家常便飯。這種審查可以由任何擁有這類政治權利的公民發起,以訴訟的形式提交到人民法庭,決議的提議人則成為被告,為決議和自身進行辯護。對決議的司法審查在程序上與一般的案件并無不同,都是原告與被告在審判庭面前各自陳詞,然后由審判庭進行簡單多數表決。在決議產生的過程中,任何與法律不符的地方都可以成為提起審查的理由,于是在很多審查中,雙方的論辯會圍繞著決議產生的程序不合規之處展開,而決議內容是否合適反而不一定是重點。

          除了對決議的審查之外,人民法庭也會對公職人員進行審查。前面提到了人民法庭的抽簽程序,那只是當時雅典政治體系中抽簽的廣泛應用之一例。在前4世紀的雅典民主制度下,個人的才能是非常不被信任的,全民廣泛參政又是被普遍認可的目標,因此,絕大部分的公職都是通過抽簽產生。然而,抽簽無法保障任職人員的水平,也無法阻止任職人員以權謀私,因此,作為雅典民主制度對個人的不信任的又一表現,即使是抽簽產生的公職人員,仍需在就職之前接受資格審查,在離職之時接受述職審查。在人事檔案制度不完備的情況下,這樣的審查也是依賴其余公民的參與而進行的,即發動群眾來揭發受審查人員的失格之處,而揭發內容能否成立,自然也就由人民法庭來審理了。

          政治控訴對公眾如此敞開,好處是顯而易見的——提高了政治活動的透明度,威懾貪污腐敗的行為,但壞處也是顯而易見的——降低了誣陷抹黑乃至敲詐勒索的成本。為此,法律也設置了對控訴不成功者的懲罰,包括處以罰金和喪失再次進行這類控訴的權利。更重要的是,所有的這類控訴都只能由擁有相應政治權利的人發起,而名目繁多的法律里有著各種取締政治權利的規定。這樣一來,有時,對控訴的最佳辯護反倒是主動提出控訴方并無起訴資格。同理,控訴方也常常會提出某決議提案人或某公職人員并無相應的政治權利,應訴方同樣不一定要等到真的應訴時才能使用這一戰術,可以先發制人,在己方應訴案尚未開庭之前先擊倒控訴方的起訴資格。于是,政治斗爭經常會落到雙方互控此前各種隱私,力圖證明對方由于某種劣跡已經喪失某類政治權利的狀態,本案就是著名的一例。

          本案中埃斯基涅斯選擇控訴的是提馬耳科斯的兩條劣跡:操持賤業和揮霍家產。這兩條中,前一條與剝奪政治權利掛鉤,現代讀者或許還能理解;但后一條,從現代的眼光看,即使成立,也只是私生活問題甚至只是能力問題,與政治權利毫無關聯。但在當時的雅典,并沒有所謂隱私權的概念,在一個全民參與的政治體系之中,每個人的私生活也都是他政治表現的一部分,在一個全民維護的財務體系之中,每一個人的財務狀況也都必須向國家敞開??梢哉f,前4世紀的雅典,是一個“民主的強權制度”,個人在國家面前并無權利保障可言,必須隨時接受其余公民代表國家進行審查。

          所以,在當時,控訴一個人“操持賤業”往往是最簡單的政治打擊方式。在雅典,同性戀行為,特別是年長者與青少年之間的同性戀關系,其實是被廣泛接受的,但也和現代很多社會一樣,這種行為一旦有了商業性質,立刻就會成為被禁止的對象。但戀人之間的財產往來,與商業性質的活動,又如何能準確區分呢?這就給想要控訴的人提供了無限的可能。本篇只是這類控訴中最著名的一例,德謨斯提尼也幫人寫過類似的演說辭(作品第20號《控訴安德洛提翁》),其捕風捉影的程度亦不相上下。不過,本篇內容豐富,敘事水平也很高,于是凡言及古希臘的同性戀狀況,必會被提到,因此成了古代法庭演說中特別受關注的一篇,這恐怕是作者始料未及的。

          埃斯基涅斯的傳世法庭演說辭總共只有三篇,這是最早的一篇,從他的開場白來看,在此之前他也沒有多少訴訟經歷。按埃斯基涅斯的抱怨說法,德謨斯提尼在一同出使的人中間單單把他挑出來起訴,是考慮到他在使團中年齡是第二小的(僅僅比德謨斯提尼年長),又似乎缺乏法庭經驗,德謨斯提尼的這個做法或許帶有找軟柿子捏的意圖。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德謨斯提尼很快就會發現自己失算了。埃斯基涅斯表現出了極高的法律水平,從程序時間點的拿捏(趕在腓力對關內的戰后處置尚未明朗,雅典人對《菲羅克拉忒斯和約》也尚未完全失望之前發動反訴),到對手的選擇(雖然反復暗示德謨斯提尼的私生活作風也有問題,但從頭到尾咬死更好對付的提馬耳科斯),到法律條文的列舉和分析(多方面選擇能引起聽眾共鳴的法律,并對其背后的立法動機做了詳細的闡述),再到對法庭敘事環境的完美把握(利用了雅典法庭中質證程序和證據排除規則的不完備,以單方面的長篇選擇性敘事和斷言營造出不容置疑的印象,再時不時出示己方撰寫的“證詞”并要求對方承認,若對方不肯承認則立刻質疑對方的可信度,還引用與案情其實毫無關系的詩文來引導聽眾的感情),凡此種種,無不純熟。這背后,除天分之外,應該是長年從事政府文牘工作而積累的法律知識,以及此前的舞臺生涯習得的引導氛圍的能力。德謨斯提尼每次提到埃斯基涅斯的“書手”和“戲子”職業,總是嗤之以鼻,殊不知正是這兩項造就了他平生最強勁的對手。

          既然提到了法庭程序,也在這里稍作說明。訴訟中,每方可以有一個或數個發言人(如果多于一個,一般會有分工,比如各闡述案情的某個方面),首先由原告方依次發言,然后輪到被告方,發言完畢后審判團進行無記名投票,以簡單多數裁決(若票數相同,則被告方勝出)。發言內容沒有特別的約束,人身攻擊、隨意斷言、無關宏旨,都在允許之列。若需本方證人作證,則事先準備好證詞,屆時傳喚證人上臺并由書記員宣讀證詞,宣讀完畢后證人表示證詞無誤即可,沒有質證的程序。若提及法律或類似公開文獻,也是由發言方準備文字材料,到需要時交給法庭書記員宣讀,但無規則可當場保證無誤,更無規則防止片面引用。

          當時的法庭沒有保存發言記錄的習慣,凡流傳下來的法庭演說辭都是由作者特意寫成文字發表的,因此常有發表時改動的情況?,F在可以見到的演說辭中經常會事先預測對方論點而加以駁斥,雖然當時法庭上確有此做法,但成文的演說辭中這類預先駁斥有時過于精準有力,一般就是事后改動的結果了。由于同時代購買演說辭文本的顧客多是為了學習修辭技巧,對里面的具體法律條文和證詞并無特別興趣,演說辭發表時常會略去這類內容,只留下一個占位的提示如“法律”、“證詞”等。后來,出現了對“全本”演說辭感興趣的讀者,傳抄者便會在占位處塞入各種材料,有的確屬古代材料,只是與上下文未必協調,有的則純屬后人編造。埃斯基涅斯的三篇演說辭中,本篇是唯一在占位處有材料的,一般都認為不可靠,但為完整起見,仍盡數迻譯。

          《為奉使無狀事》解題

          前343年,德謨斯提尼對埃斯基涅斯的控訴終于開庭審判,德謨斯提尼發表了長篇演說,將埃斯基涅斯描繪為賣國魁首,埃斯基涅斯則發表此演說作為自辯?;蛞虼似菡f,也賴多名政界要人出庭相助,據普魯塔克《德謨斯提尼傳》第15章第3節所引的一種說法,埃斯基涅斯終以三十票的差距被開釋。后世將二人交鋒的這兩篇同命名為《為奉使無狀事》。

          在這一審判中,埃斯基涅斯處于非常不利的位置。無論《菲羅克拉忒斯和約》在簽訂時是否有合理性,無論埃斯基涅斯在當時談判中的具體表現如何,雅典民眾此時對這個和約都是極度不滿的,需要尋找一個出氣筒;而德謨斯提尼把一切責任都歸到埃斯基涅斯受賄上來,雖未見得符合具體事實,卻切合了民眾的思維定式,埃斯基涅斯也很難拿出過硬的證據來反駁。特別地,在出使過程中,收受一些禮物本是外交慣例,不收反而有破壞談判的可能,但這些禮物如何與賄賂相區分呢?又如何能百分百確保這些禮物沒有——即使在潛意識中——影響使節的行為呢?所以說,德謨斯提尼的控訴只要進到法庭,就已經占了相當的贏面。

          但當時的形勢也有一些有利于埃斯基涅斯的地方。首先,不管德謨斯提尼怎么說,畢竟議和工作的主要負責人是菲羅克拉忒斯,而對菲羅克拉忒斯的控訴已經另案處理,民眾的怒火也已經得到了一定的發泄。其次,和約簽訂后不久,腓力突然入關,控制了整個?;?,當時對雅典人的心理沖擊是巨大的,但隨著時間流逝,腓力與忒拜漸行漸遠,對關內的影響力有所下降,于是民眾不免產生“不過如此”的想法,對和約也未必如一開始那樣深惡痛絕。因此,在歐部羅斯的領導下,雅典的鴿派又有所抬頭,他們主張減少對外的軍事干預,增加社會福利等方面的投入,這對一般平民頗具吸引力。德謨斯提尼和其余鷹派政治家并不能控制局面,甚至其資歷在歐部羅斯這樣的老牌政治家面前還被壓了一頭。本案中,歐部羅斯出面為埃斯基涅斯辯護,自是不小的助力。

          在這種狀況下,埃斯基涅斯的辯護策略與技巧就相當關鍵了。傳說中的最終結果也體現了這一點:如果埃斯基涅斯在辯護中多出一點紕漏,十五票改投有罪是完全可能的。

          從法律上說,本案相對簡單,雙方對法律條文和程序問題并無異議,爭議完全集中在適用層面——埃斯基涅斯在第二次出使過程中的表現到底有沒有達到賣國的程度?德謨斯提尼的演說雖長,但具體到案情上,只有以下幾條:一、埃斯基涅斯在第二次出使時故意拖延了使團的行程,以便腓力搶占先機;二、埃斯基涅斯在匯報出使工作的時候故意撒謊誤導雅典民眾,并阻止德謨斯提尼說出真相;三、埃斯基涅斯配合腓力撰寫了一些文字材料,以推進其戰略構想(穩住雅典,突擊、控制?;梗?。至于這些行為的動機,德謨斯提尼歸因于埃斯基涅斯受賄。演說中的其余指責,比如埃斯基涅斯在馬其頓酒后鞭打女俘虜,后來第三次出使先請辭然后又參與,并出席了腓力的慶?;顒?,還有發言傾向突然轉變,從號召抵抗馬其頓變成呼吁和平并推動公民大會接受《菲羅克拉忒斯和約》,后來又贊同腓力取得德爾斐周邊城邦議事會席位(雖然德謨斯提尼自己也有一篇類似觀點的文章)等等,其實都是用以烘托氣氛,與案情本身沒有直接關系,但在當時雅典的法庭環境之下,這些完全可以影響審判團的情緒,促使他們投下有罪的一票。

          德謨斯提尼和埃斯基涅斯都完全清楚,這一指控在法律上的最大弱點,就是缺乏動機方面的證據。德謨斯提尼雖然振振有詞地指控埃斯基涅斯收到了賄賂,但細察便可發現,這些都是修辭手段,并無可靠實據,所謂埃斯基涅斯得到了一個有著三十米那收入的莊子,也是空口無憑。而如果動機不能成立,即使埃斯基涅斯的行為確實造成了嚴重的后果,也只是能力問題,夠不上賣國的罪名。再說,這一指控在因果鏈上也有不足,如果腓力所獲得的成功本來就是不可擋的,那么埃斯基涅斯的行為就沒有對雅典造成任何損失。所以,德謨斯提尼的策略,就是用大量的無關指控,還有訴諸愛國情感的敘事,營造一個埃斯基涅斯道德敗壞,沒有政治原則,必然會收受賄賂、出賣國家的印象,一旦這個印象樹立起來,審判團便不會深究證據鏈和因果鏈的完備問題。

          埃斯基涅斯的應對策略便是先要阻止這個印象的樹立,再提示審判團本案的問題所在。在幾個雖然無關但很容易影響聽眾觀感的點上,他一一駁斥,一上來就以最強烈的語言力稱所謂女俘虜事件純屬子虛烏有,后面又專門引入證人表示德謨斯提尼處心積慮編造這一事件。至于第三次出使的請辭過程,慶?;顒由系淖>?,還有所謂發言缺乏愛國激情,埃斯基涅斯也都不厭其煩地解釋了。最重要的,是他直接把發起與馬其頓議和的責任反推到德謨斯提尼的頭上,又精心準備了對出使情況的敘述,并引一同出使人員為證(德謨斯提尼雖然沒有正式起訴這些人,但對他們的敵意已是盡人皆知,他們自然樂意前來支持埃斯基涅斯),講述自己為雅典的最佳利益盡了最大限度的努力,指出德謨斯提尼才是怯懦不堪、見風使舵,還鬧出了當眾怯場的笑話的那個人。直至今日,學者們都認為埃斯基涅斯這番繪聲繪色的敘述必無可能全屬編造,那么,在法庭現場,再配上他豐富的舞臺技巧,對聽眾的誘導力就可想而知了。

          同時,埃斯基涅斯也發揮他最拿手的法律技巧——通過對公共文獻的引述,特別是對公共記錄中日期的回顧,指出德謨斯提尼指控中的細節問題?,F代讀者也許會覺得德謨斯提尼不可能犯下那么多如埃斯基涅斯所說的那種低級錯誤,但一則德謨斯提尼向以宏大敘事調動聽眾情緒為能事,對細節內容或確有不留意之處,若遇尋常對手,也就混過去了,但落到埃斯基涅斯這樣受過專業文牘工作訓練的人手里,情況便會有所不同;二則埃斯基涅斯作為在后發言的被告,完全可能進行選擇性的引用而不必擔心被對手抓住,他在《控訴克忒西豐》中對有些事件的描述便與本篇不同;三則埃斯基涅斯在現場也許僅指出了對方的少量錯誤,后來發表和傳抄文本時為渲染本方技巧,完全可能又故意虛構了對手的幾個錯誤。無論如何,埃斯基涅斯都成功地動搖了聽眾對指控方的信任。

          在這樣的鋪墊之上,埃斯基涅斯通過因果分析指出所謂的“拖延”并沒有造成任何后果,通過對匯報內容的回顧和解釋洗刷“有意誤國”的嫌疑,以及抓住幾個細節猛擊所謂他與腓力共同起草文書的說法,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至于到底有沒有“受賄”,反正本來就說不清楚,德謨斯提尼也沒有拿出證據,埃斯基涅斯索性和對手一樣,用一些演說技巧搪塞過去了。除此之外,再來兩段對全家“光榮歷史”的訴說,施展一下常用的求情手法,就可以等著其他的重要辯護人上來了。

          總體而言,本篇是埃斯基涅斯敘事才能和法庭辯護技巧的充分展示,很值得品味。

          最后說幾句對本案具體內容的想法。大部分的古希臘訴訟辭都只有一邊流傳下來,我們甚至連案件的結果都無從得知,而這一案件中,雙方的演說辭都基本完整地保存至今,給了后人很大的分析空間。但分析時必然遇到的問題,就是按雅典演說界慣例,這兩篇演說辭在書面發表前,會經過各自刪改,于是即使是基本的事實都有一些彼此對不上的地方。這樣一來,后人對本案的分析,雖然洋洋灑灑,最后常常還是歸到個人的好惡之上,認為德謨斯提尼愛國赤誠可昭天日的人,自然認定埃斯基涅斯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賣國賊;而認為德謨斯提尼本心雖好,實操不免誤國的人,則認為埃斯基涅斯所犯最多不過是無心之失。我覺得,從法律角度上看,德謨斯提尼的控訴在證據鏈和因果鏈上確有缺失,埃斯基涅斯脫罪是公正的判決,至于議和與出使工作中到底誰是誰非,時人尚且辯不清,后世讀者就更難以判斷了。

          《控訴克忒西豐》解題

          奉使無狀案后的兩三年內,德謨斯提尼連續抨擊腓力,以其高超的演說才能帶動了雅典政壇的轉向,又廣泛開展外交工作,促成了一個反馬其頓的大同盟。另一邊,腓力也沒有停下擴張的腳步,逐漸侵入雅典視為根本利益所在的半島地區及赫勒斯滂一帶。終于,約在前340年,以腓力進軍赫勒斯滂地區為導火索,雙方正式開戰。

          在這段時間里,德謨斯提尼一派的政治主張非常明確:遏制并最終擊倒馬其頓,重新確立雅典的國際領導地位。而他的反對派,包括埃斯基涅斯,卻沒有一套與之對抗的綱領,就如同為了反對而反對,氣勢自然被壓倒。這倒不能全怪他們水平不足。在雅典的政治語境中,追求“獨立自由”、“國家榮譽”的主張,天然占有優勢,而且聽起來也很有可操作性——只要萬眾一心,廣交盟友,豈有不成之理?反過來,主張與馬其頓這樣“非我族類”的對手和平共處,就算能堂而皇之地說出來,也會被追問:然后呢?從現在的角度來看,最佳的回答可能是:整飭內政,虛與委蛇,靜待馬其頓生變。但當時的雅典人并無預見未來之能,豈會同意在還沒有表現出壓倒性力量的馬其頓面前低聲下氣二十年?再說了,哪怕雅典愿意暫時低頭,又如何保證最后一定能翻身?勾踐本已是常人難為,但夫差這樣的對手更是難逢,而腓力,還有亞歷山大,顯然都不是夫差。

          己方如此全面被壓制,埃斯基涅斯縱有渾身本領,也無法施展,一直到前339年,他被派往德爾斐周邊城邦議事會擔任代表。在雅典和斯巴達爭霸的時代,這個議事會在國際上幾乎毫無影響力,而在兩國都走上下坡路,希臘世界多極化之后,它突然成為了各國為自己行為賦予正當性的工具,前所未有地活躍起來。馬其頓從邊陲小邦發展至舉足輕重的王國,自是有賴于腓力的才能和努力,但忒拜為了本國利益,挑動議事會制裁?;?,引發第三次神圣戰爭,以致希臘疲憊于十年之役,而馬其頓得以攜“解放神殿”的大義名分整合關外,也是“功不可沒”。按說德謨斯提尼一派不應有此疏忽,竟把幾個政治主張完全相左之人(除了埃斯基涅斯,還有德謨斯提尼的老對頭墨狄阿斯)派到這么重要的任務上,但或許是因為腓力正有事于北方,而議事會日程安排上也看不到敏感問題,所以就放松了警惕。

          埃斯基涅斯去議事會的時候是否帶著目標,我們不得而知。按他自己的敘述,他在議事會上碰到忒拜一派的安菲薩代表發言攻擊雅典,激怒之下,向議事會發言指出安菲薩違反古老的禁令,褻瀆屬神禁地,于是議事會決定制裁安菲薩。這一敘述連貫而且合情合理,也正契合了我們對埃斯基涅斯演說技巧、應變能力和文檔知識儲備的了解,但這件事情的時機如此湊巧(腓力正陷入外交孤立,急需一個理由進軍關內),又如此貼合埃斯基涅斯一派的意向(惡化雅典與忒拜的關系,創造雅典與馬其頓和解、共同削弱忒拜的可能性),還是頗為可疑的。

          然而事件的走向脫離了埃斯基涅斯的控制。在德謨斯提尼一派的主導下,雅典抵制了議事會決議,而腓力則重舉“神圣戰爭”的大旗,直撲關內。大敵當前,卻使德謨斯提尼取得了生平最大的外交成果——雅典與忒拜化敵為友,共抗腓力。一時,腓力孤軍深入,不得不面對希臘空前大團結的局面。

          德謨斯提尼夢想的往日榮光終究沒有在喀羅尼亞的戰場上復現,腓力的馬其頓方陣粉碎了雅典的公民部隊、忒拜的“圣軍”,從此希臘再無一國能與之相爭。出人意料的是,腓力并沒有攻取雅典,也沒有要求在雅典駐軍,甚至沒有要求懲罰任何雅典人——包括德謨斯提尼。戰敗的恐慌過去之后,雅典人發現,整個國家的運作與往常無異,只是在對外政策上要服從科林斯同盟——也就是馬其頓——的指揮了。埃斯基涅斯一派的政治主張,就這么在外部力量推動之下實現了。

          德謨斯提尼自己說,在喀羅尼亞戰役之后,他遭到過一些政治性質的起訴,但都勝出了。雅典的民主政府向以刻薄寡恩著稱,將領、政治家等若未能滿足民眾的希望,往往不免被控死罪,德謨斯提尼的政策遭遇如此慘敗,若被定罪,本也在情理之中。然而,戰敗的沖擊過后,他的聲望并無減損,繼續擔任公職。前337—前336年,德謨斯提尼在城防修繕工程中任職,隨后他的支持者克忒西豐提議向他授予冠冕。這種提議的性質相當于公開表彰,級別不算特別高。不過,從時機上看,這也有可能是他這一派在試探政治形勢,而不一定算入每年例行公事的大規模表彰。

          埃斯基涅斯決定抓住這一機會,徹底扳倒德謨斯提尼。他指控克忒西豐的提案違憲,列出三條理由:一、提交議案時德謨斯提尼尚未就所任公職接受述職審查,而法律禁止向未通過述職審查之公職人員授予冠冕;二、該提案所要求的具體授予冠冕儀式有違相關法律規定;三、提案稱德謨斯提尼忠心為國,而德謨斯提尼一生的表現證明他實為蠹國之賊,則該提案純屬欺騙雅典人民。此案于前330年正式開庭,也就是我們所知的金冠案。

          這個控訴現在看起來不免隔靴搔癢。正如埃斯基涅斯和德謨斯提尼都提到的,即使埃斯基涅斯勝訴,最后無非德謨斯提尼拿不到這頂冠冕,其余一點損傷都不會有。那么,埃斯基涅斯大張旗鼓地搞這么一個案子,究竟是出于何種考慮呢?

          我以為,歸根結底,這還是因為埃斯基涅斯一派所面對的政治窘境。在內,雅典人被動地走上了他們一向主張的與馬其頓合作的道路,反而暴露出了他們除卻“和平”、“合作”的口號并無可行的政治方案,也給他們每個人烙上了“賣國”的印記。反過來,腓力和亞歷山大對德謨斯提尼的親口“背書”,卻把他的失敗轉變成了無窮的政治資本?;蛟S,在雅典人心中,德謨斯提尼一日尚在,就是他們仍保持獨立自主的象征,就是他們曾有過光榮努力的見證,而埃斯基涅斯等人,只是不得不接受的外國代理人而已。在外,馬其頓暴風驟雨般的崛起,固然令全希臘為之震顫,但其政治體系的脆弱也是顯而易見的——王室壓制貴族,一切全賴腓力和亞歷山大的個人才能與軍事威望,一旦雄主不再,便會分崩離析。在金冠案的那一年,埃斯基涅斯等人無法預見亞歷山大空前絕后的武功,他們能看到的,只是腓力緊鑼密鼓地布置對波斯的進攻。他們不得不考慮,若這一以國運相賭的冒險以失敗告終,他們這些人又當何以自處。因此,他們急需以一場勝利壓制德謨斯提尼一派的氣勢,也沒有時間來等待更好的機會(事實證明,要等到哈耳帕羅斯案,還得再過十二年),就只能發揮埃斯基涅斯的強項,抓住對手這次的微小漏洞,從細節性、技術性攻擊入手了。

          以埃斯基涅斯的才能,進行技術性攻擊不是什么難事。他引述法律,分析立法目標,扣緊此案細節,游刃有余。與之相比,德謨斯提尼的強辯,不免有底氣不足之感?,F代學者多數認為上述埃斯基涅斯的前兩條立論是站得住腳的。但是,埃斯基涅斯自己也知道,這兩條只是引子而已,若不能借此機會將德謨斯提尼的名聲徹底毀掉,本案就沒有任何意義。本篇《提要》里他對責難者的回答,多半屬后世附會,但與他演說內容的輕重分配,的確是完全契合的。

          但這里埃斯基涅斯遇到了一個巨大的難題。正常情況下,他只要指出德謨斯提尼的反馬其頓政策實際遭遇的失敗,便已足夠。然而在當時的情境下,越是提醒聽眾德謨斯提尼的政治主張,就越容易激起聽眾對他的支持。埃斯基涅斯必須另辟蹊徑,塑造一個令聽眾憎厭的德謨斯提尼。

          于是,在埃斯基涅斯的口中,德謨斯提尼從來沒有堅定的政治主張,而是一個為了錢財可以出賣一切的人——包括可以向馬其頓肆行諂媚,可以扶持雅典的宿敵,可以為褻瀆神明的行為背書;雅典如今的衰落,正是受這種反復無常的小人所累,而遭遇神譴后,只有幡然悔悟,投向順應神意的一方(即馬其頓),方有復興之望。

          然而,埃斯基涅斯沒有算到的是,德謨斯提尼的真實過往如何,其實在雅典人的心中已經不重要了,彼時,德謨斯提尼這個名字,已經與反馬其頓、與爭取自由纏在了一起,無法解開。認可埃斯基涅斯的描述,貶斥德謨斯提尼,就是承認此前對馬其頓的抗爭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錯誤,就是承認雅典早已淪為并且以后永遠只會是一個二流國家,就是承認這幾十年來的奮斗犧牲都毫無意義。而這些,正是雅典人所不甘也不能承認的。

          所以,埃斯基涅斯的失敗從一開始就已注定,他精心準備的敘述,多方收集的材料,充滿天賦的表演,在雅典的人心所向面前,都是徒勞。就算德謨斯提尼只是隨口答復,就算他只是站到臺上一言不發,埃斯基涅斯也不可能得勝。

          但德謨斯提尼是那樣的人嗎?

          最終,埃斯基涅斯這篇演說辭的意義,就是激發出了《金冠辭》這篇冠絕千古的作品;而埃斯基涅斯演說生涯的意義,也就是永遠作為德謨斯提尼的襯托,流傳于史冊之中。

          媒體評論

          暫無

          名家推薦

          暫無

          編輯推薦

          1. 雅典乃至整個希臘日漸式微,馬其頓迅速崛起,埃斯基涅斯與德謨斯提尼兩次出使馬其頓,局勢云譎波詭,激蕩著他們的內心,也深刻影響了他們的命運。

          2. 本書三篇演說辭涉及古希臘社會的政治制度、外交政策、法律道德、世風民俗,包羅萬象,是研究古希臘史的重要資料。演說家之間針鋒相對,也為后世讀者展現了古希臘演說術的魅力和演說家的精神風貌。

          精彩預覽

          譯者弁言(節選)

          作者生平

          埃斯基涅斯,約生于公元前390年,家境不甚富裕,成年后曾擔任政府低級辦事員,又有過一段演藝生涯,也曾數次應征服役,憑戰場表現而獲得褒獎。前348年左右開始有埃斯基涅斯參與政事的記載,他初時主張雅典建立廣泛聯盟以共同對抗馬其頓,并為此出使伯羅奔尼撒。前347—前346年,埃斯基涅斯作為議和使團一員前往馬其頓,此后轉而主張與馬其頓和平相處,與德謨斯提尼成為政敵。前340—前339年,他作為雅典代表前往德爾斐參與周邊城邦議事會會議,成功說服議事會制裁安菲薩人,引發第四次神圣戰爭,馬其頓借此得以進軍中希臘,不久便有喀羅尼亞之役。前337—前336年,他控訴克忒西豐向德謨斯提尼授予冠冕的提案違憲,意欲借此終結德謨斯提尼的政治生涯,卻在六年后的審判中遭到最終的失敗,遂離開雅典,以傳授演說術為生。一般認為他于前314年左右病逝。

          埃斯基涅斯與德謨斯提尼之間的數次法庭交鋒,是雅典法庭演說中少見的從雙方角度闡述同一主題的例子,成為后世借以了解當時雅典內政外交的重要資料。今存演說辭三篇,即本書所譯。另有托名于他的《書信集》十二篇傳世,系偽作。

          《控訴提馬耳科斯》解題

          此演說發表于前346—前345年。此前一年(前347—前346年),雅典與馬其頓達成和約(《菲羅克拉忒斯和約》)。埃斯基涅斯與德謨斯提尼參與了談判過程,且兩次出使馬其頓,面見國王腓力。雅典議和時的期望是至少能維持當前態勢,約束馬其頓的進一步擴張,減輕馬其頓對盟國?;沟膲毫?,以便繼續通過?;瓜拗脐P內重要競爭對手國忒拜。但和約達成后,腓力搶在正式宣誓締約之前擴大了對色雷斯一帶的控制,隨后迅即入關,迫使?;雇督?。由此,雅典對實際結果不滿,使團人員首當其沖。第二次出使返國后,德謨斯提尼與埃斯基涅斯決裂,同本派政客提馬耳科斯一道,在使團成員接受述職審查時,指控埃斯基涅斯和其他使團成員“奉使無狀”,為腓力收買而出賣國家利益。埃斯基涅斯則以攻為守,提起對提馬耳科斯參政(提起此類公務訴訟也屬參政行為之列)資格的審查訴訟,聲稱提馬耳科斯操持賤業、揮霍家產,依法應喪失參政資格。

          這里需要解釋當時雅典政治體系中司法程序的重要性。前4世紀中期的雅典早已不復全盛,但民主制度卻更趨成熟,已然產生并運行著一套極其復雜的司法審查制度。其中,最為重要的是成文的法律,條目眾多,涵蓋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整套法律的基本框架按時人的說法來自古代的哲人立法者——特別是梭倫和德拉古這樣半傳說性質的人物,被全民奉為圭臬。與有著如此悠久歷史的法律相比,公民大會所做的決議顯然低了一級,于是產生了決議若與法律相抵觸則應無效的觀點。但是由誰來判斷決議是否與法律相抵觸呢?只能是通過一直以來負責將法律應用于具體案件的機構——人民法庭。

          雅典歷史上有過多個司法機構,例如其歷史號稱可以追溯到雅典建城時期的戰神山議事會。一直到前4世紀中期,很多古老的司法機構仍舊保留了一些特定的司法管轄權(如普通殺人案由戰神山議事會管轄),但大部分的案件,特別是帶有政治性質的案件,已集中到人民法庭審理。這一法庭接受雅典全體男性公民報名,然后抽簽選出審判員池,再經過復雜的抽簽手續組成每日的各個審判庭,審判庭人數也設得很高,一般都在五百人左右,以此來最大限度地防止司法腐敗。

          在前4世紀中期,人民法庭對公民大會決議進行司法審查的制度已經深入人心,決議遭遇審查成為家常便飯。這種審查可以由任何擁有這類政治權利的公民發起,以訴訟的形式提交到人民法庭,決議的提議人則成為被告,為決議和自身進行辯護。對決議的司法審查在程序上與一般的案件并無不同,都是原告與被告在審判庭面前各自陳詞,然后由審判庭進行簡單多數表決。在決議產生的過程中,任何與法律不符的地方都可以成為提起審查的理由,于是在很多審查中,雙方的論辯會圍繞著決議產生的程序不合規之處展開,而決議內容是否合適反而不一定是重點。

          除了對決議的審查之外,人民法庭也會對公職人員進行審查。前面提到了人民法庭的抽簽程序,那只是當時雅典政治體系中抽簽的廣泛應用之一例。在前4世紀的雅典民主制度下,個人的才能是非常不被信任的,全民廣泛參政又是被普遍認可的目標,因此,絕大部分的公職都是通過抽簽產生。然而,抽簽無法保障任職人員的水平,也無法阻止任職人員以權謀私,因此,作為雅典民主制度對個人的不信任的又一表現,即使是抽簽產生的公職人員,仍需在就職之前接受資格審查,在離職之時接受述職審查。在人事檔案制度不完備的情況下,這樣的審查也是依賴其余公民的參與而進行的,即發動群眾來揭發受審查人員的失格之處,而揭發內容能否成立,自然也就由人民法庭來審理了。

          政治控訴對公眾如此敞開,好處是顯而易見的——提高了政治活動的透明度,威懾貪污腐敗的行為,但壞處也是顯而易見的——降低了誣陷抹黑乃至敲詐勒索的成本。為此,法律也設置了對控訴不成功者的懲罰,包括處以罰金和喪失再次進行這類控訴的權利。更重要的是,所有的這類控訴都只能由擁有相應政治權利的人發起,而名目繁多的法律里有著各種取締政治權利的規定。這樣一來,有時,對控訴的最佳辯護反倒是主動提出控訴方并無起訴資格。同理,控訴方也常常會提出某決議提案人或某公職人員并無相應的政治權利,應訴方同樣不一定要等到真的應訴時才能使用這一戰術,可以先發制人,在己方應訴案尚未開庭之前先擊倒控訴方的起訴資格。于是,政治斗爭經常會落到雙方互控此前各種隱私,力圖證明對方由于某種劣跡已經喪失某類政治權利的狀態,本案就是著名的一例。

          本案中埃斯基涅斯選擇控訴的是提馬耳科斯的兩條劣跡:操持賤業和揮霍家產。這兩條中,前一條與剝奪政治權利掛鉤,現代讀者或許還能理解;但后一條,從現代的眼光看,即使成立,也只是私生活問題甚至只是能力問題,與政治權利毫無關聯。但在當時的雅典,并沒有所謂隱私權的概念,在一個全民參與的政治體系之中,每個人的私生活也都是他政治表現的一部分,在一個全民維護的財務體系之中,每一個人的財務狀況也都必須向國家敞開??梢哉f,前4世紀的雅典,是一個“民主的強權制度”,個人在國家面前并無權利保障可言,必須隨時接受其余公民代表國家進行審查。

          所以,在當時,控訴一個人“操持賤業”往往是最簡單的政治打擊方式。在雅典,同性戀行為,特別是年長者與青少年之間的同性戀關系,其實是被廣泛接受的,但也和現代很多社會一樣,這種行為一旦有了商業性質,立刻就會成為被禁止的對象。但戀人之間的財產往來,與商業性質的活動,又如何能準確區分呢?這就給想要控訴的人提供了無限的可能。本篇只是這類控訴中最著名的一例,德謨斯提尼也幫人寫過類似的演說辭(作品第20號《控訴安德洛提翁》),其捕風捉影的程度亦不相上下。不過,本篇內容豐富,敘事水平也很高,于是凡言及古希臘的同性戀狀況,必會被提到,因此成了古代法庭演說中特別受關注的一篇,這恐怕是作者始料未及的。

          埃斯基涅斯的傳世法庭演說辭總共只有三篇,這是最早的一篇,從他的開場白來看,在此之前他也沒有多少訴訟經歷。按埃斯基涅斯的抱怨說法,德謨斯提尼在一同出使的人中間單單把他挑出來起訴,是考慮到他在使團中年齡是第二小的(僅僅比德謨斯提尼年長),又似乎缺乏法庭經驗,德謨斯提尼的這個做法或許帶有找軟柿子捏的意圖。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德謨斯提尼很快就會發現自己失算了。埃斯基涅斯表現出了極高的法律水平,從程序時間點的拿捏(趕在腓力對關內的戰后處置尚未明朗,雅典人對《菲羅克拉忒斯和約》也尚未完全失望之前發動反訴),到對手的選擇(雖然反復暗示德謨斯提尼的私生活作風也有問題,但從頭到尾咬死更好對付的提馬耳科斯),到法律條文的列舉和分析(多方面選擇能引起聽眾共鳴的法律,并對其背后的立法動機做了詳細的闡述),再到對法庭敘事環境的完美把握(利用了雅典法庭中質證程序和證據排除規則的不完備,以單方面的長篇選擇性敘事和斷言營造出不容置疑的印象,再時不時出示己方撰寫的“證詞”并要求對方承認,若對方不肯承認則立刻質疑對方的可信度,還引用與案情其實毫無關系的詩文來引導聽眾的感情),凡此種種,無不純熟。這背后,除天分之外,應該是長年從事政府文牘工作而積累的法律知識,以及此前的舞臺生涯習得的引導氛圍的能力。德謨斯提尼每次提到埃斯基涅斯的“書手”和“戲子”職業,總是嗤之以鼻,殊不知正是這兩項造就了他平生最強勁的對手。

          既然提到了法庭程序,也在這里稍作說明。訴訟中,每方可以有一個或數個發言人(如果多于一個,一般會有分工,比如各闡述案情的某個方面),首先由原告方依次發言,然后輪到被告方,發言完畢后審判團進行無記名投票,以簡單多數裁決(若票數相同,則被告方勝出)。發言內容沒有特別的約束,人身攻擊、隨意斷言、無關宏旨,都在允許之列。若需本方證人作證,則事先準備好證詞,屆時傳喚證人上臺并由書記員宣讀證詞,宣讀完畢后證人表示證詞無誤即可,沒有質證的程序。若提及法律或類似公開文獻,也是由發言方準備文字材料,到需要時交給法庭書記員宣讀,但無規則可當場保證無誤,更無規則防止片面引用。

          當時的法庭沒有保存發言記錄的習慣,凡流傳下來的法庭演說辭都是由作者特意寫成文字發表的,因此常有發表時改動的情況?,F在可以見到的演說辭中經常會事先預測對方論點而加以駁斥,雖然當時法庭上確有此做法,但成文的演說辭中這類預先駁斥有時過于精準有力,一般就是事后改動的結果了。由于同時代購買演說辭文本的顧客多是為了學習修辭技巧,對里面的具體法律條文和證詞并無特別興趣,演說辭發表時常會略去這類內容,只留下一個占位的提示如“法律”、“證詞”等。后來,出現了對“全本”演說辭感興趣的讀者,傳抄者便會在占位處塞入各種材料,有的確屬古代材料,只是與上下文未必協調,有的則純屬后人編造。埃斯基涅斯的三篇演說辭中,本篇是唯一在占位處有材料的,一般都認為不可靠,但為完整起見,仍盡數迻譯。

          《為奉使無狀事》解題

          前343年,德謨斯提尼對埃斯基涅斯的控訴終于開庭審判,德謨斯提尼發表了長篇演說,將埃斯基涅斯描繪為賣國魁首,埃斯基涅斯則發表此演說作為自辯?;蛞虼似菡f,也賴多名政界要人出庭相助,據普魯塔克《德謨斯提尼傳》第15章第3節所引的一種說法,埃斯基涅斯終以三十票的差距被開釋。后世將二人交鋒的這兩篇同命名為《為奉使無狀事》。

          在這一審判中,埃斯基涅斯處于非常不利的位置。無論《菲羅克拉忒斯和約》在簽訂時是否有合理性,無論埃斯基涅斯在當時談判中的具體表現如何,雅典民眾此時對這個和約都是極度不滿的,需要尋找一個出氣筒;而德謨斯提尼把一切責任都歸到埃斯基涅斯受賄上來,雖未見得符合具體事實,卻切合了民眾的思維定式,埃斯基涅斯也很難拿出過硬的證據來反駁。特別地,在出使過程中,收受一些禮物本是外交慣例,不收反而有破壞談判的可能,但這些禮物如何與賄賂相區分呢?又如何能百分百確保這些禮物沒有——即使在潛意識中——影響使節的行為呢?所以說,德謨斯提尼的控訴只要進到法庭,就已經占了相當的贏面。

          但當時的形勢也有一些有利于埃斯基涅斯的地方。首先,不管德謨斯提尼怎么說,畢竟議和工作的主要負責人是菲羅克拉忒斯,而對菲羅克拉忒斯的控訴已經另案處理,民眾的怒火也已經得到了一定的發泄。其次,和約簽訂后不久,腓力突然入關,控制了整個?;?,當時對雅典人的心理沖擊是巨大的,但隨著時間流逝,腓力與忒拜漸行漸遠,對關內的影響力有所下降,于是民眾不免產生“不過如此”的想法,對和約也未必如一開始那樣深惡痛絕。因此,在歐部羅斯的領導下,雅典的鴿派又有所抬頭,他們主張減少對外的軍事干預,增加社會福利等方面的投入,這對一般平民頗具吸引力。德謨斯提尼和其余鷹派政治家并不能控制局面,甚至其資歷在歐部羅斯這樣的老牌政治家面前還被壓了一頭。本案中,歐部羅斯出面為埃斯基涅斯辯護,自是不小的助力。

          在這種狀況下,埃斯基涅斯的辯護策略與技巧就相當關鍵了。傳說中的最終結果也體現了這一點:如果埃斯基涅斯在辯護中多出一點紕漏,十五票改投有罪是完全可能的。

          從法律上說,本案相對簡單,雙方對法律條文和程序問題并無異議,爭議完全集中在適用層面——埃斯基涅斯在第二次出使過程中的表現到底有沒有達到賣國的程度?德謨斯提尼的演說雖長,但具體到案情上,只有以下幾條:一、埃斯基涅斯在第二次出使時故意拖延了使團的行程,以便腓力搶占先機;二、埃斯基涅斯在匯報出使工作的時候故意撒謊誤導雅典民眾,并阻止德謨斯提尼說出真相;三、埃斯基涅斯配合腓力撰寫了一些文字材料,以推進其戰略構想(穩住雅典,突擊、控制?;梗?。至于這些行為的動機,德謨斯提尼歸因于埃斯基涅斯受賄。演說中的其余指責,比如埃斯基涅斯在馬其頓酒后鞭打女俘虜,后來第三次出使先請辭然后又參與,并出席了腓力的慶?;顒?,還有發言傾向突然轉變,從號召抵抗馬其頓變成呼吁和平并推動公民大會接受《菲羅克拉忒斯和約》,后來又贊同腓力取得德爾斐周邊城邦議事會席位(雖然德謨斯提尼自己也有一篇類似觀點的文章)等等,其實都是用以烘托氣氛,與案情本身沒有直接關系,但在當時雅典的法庭環境之下,這些完全可以影響審判團的情緒,促使他們投下有罪的一票。

          德謨斯提尼和埃斯基涅斯都完全清楚,這一指控在法律上的最大弱點,就是缺乏動機方面的證據。德謨斯提尼雖然振振有詞地指控埃斯基涅斯收到了賄賂,但細察便可發現,這些都是修辭手段,并無可靠實據,所謂埃斯基涅斯得到了一個有著三十米那收入的莊子,也是空口無憑。而如果動機不能成立,即使埃斯基涅斯的行為確實造成了嚴重的后果,也只是能力問題,夠不上賣國的罪名。再說,這一指控在因果鏈上也有不足,如果腓力所獲得的成功本來就是不可擋的,那么埃斯基涅斯的行為就沒有對雅典造成任何損失。所以,德謨斯提尼的策略,就是用大量的無關指控,還有訴諸愛國情感的敘事,營造一個埃斯基涅斯道德敗壞,沒有政治原則,必然會收受賄賂、出賣國家的印象,一旦這個印象樹立起來,審判團便不會深究證據鏈和因果鏈的完備問題。

          埃斯基涅斯的應對策略便是先要阻止這個印象的樹立,再提示審判團本案的問題所在。在幾個雖然無關但很容易影響聽眾觀感的點上,他一一駁斥,一上來就以最強烈的語言力稱所謂女俘虜事件純屬子虛烏有,后面又專門引入證人表示德謨斯提尼處心積慮編造這一事件。至于第三次出使的請辭過程,慶?;顒由系淖>?,還有所謂發言缺乏愛國激情,埃斯基涅斯也都不厭其煩地解釋了。最重要的,是他直接把發起與馬其頓議和的責任反推到德謨斯提尼的頭上,又精心準備了對出使情況的敘述,并引一同出使人員為證(德謨斯提尼雖然沒有正式起訴這些人,但對他們的敵意已是盡人皆知,他們自然樂意前來支持埃斯基涅斯),講述自己為雅典的最佳利益盡了最大限度的努力,指出德謨斯提尼才是怯懦不堪、見風使舵,還鬧出了當眾怯場的笑話的那個人。直至今日,學者們都認為埃斯基涅斯這番繪聲繪色的敘述必無可能全屬編造,那么,在法庭現場,再配上他豐富的舞臺技巧,對聽眾的誘導力就可想而知了。

          同時,埃斯基涅斯也發揮他最拿手的法律技巧——通過對公共文獻的引述,特別是對公共記錄中日期的回顧,指出德謨斯提尼指控中的細節問題?,F代讀者也許會覺得德謨斯提尼不可能犯下那么多如埃斯基涅斯所說的那種低級錯誤,但一則德謨斯提尼向以宏大敘事調動聽眾情緒為能事,對細節內容或確有不留意之處,若遇尋常對手,也就混過去了,但落到埃斯基涅斯這樣受過專業文牘工作訓練的人手里,情況便會有所不同;二則埃斯基涅斯作為在后發言的被告,完全可能進行選擇性的引用而不必擔心被對手抓住,他在《控訴克忒西豐》中對有些事件的描述便與本篇不同;三則埃斯基涅斯在現場也許僅指出了對方的少量錯誤,后來發表和傳抄文本時為渲染本方技巧,完全可能又故意虛構了對手的幾個錯誤。無論如何,埃斯基涅斯都成功地動搖了聽眾對指控方的信任。

          在這樣的鋪墊之上,埃斯基涅斯通過因果分析指出所謂的“拖延”并沒有造成任何后果,通過對匯報內容的回顧和解釋洗刷“有意誤國”的嫌疑,以及抓住幾個細節猛擊所謂他與腓力共同起草文書的說法,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至于到底有沒有“受賄”,反正本來就說不清楚,德謨斯提尼也沒有拿出證據,埃斯基涅斯索性和對手一樣,用一些演說技巧搪塞過去了。除此之外,再來兩段對全家“光榮歷史”的訴說,施展一下常用的求情手法,就可以等著其他的重要辯護人上來了。

          總體而言,本篇是埃斯基涅斯敘事才能和法庭辯護技巧的充分展示,很值得品味。

          最后說幾句對本案具體內容的想法。大部分的古希臘訴訟辭都只有一邊流傳下來,我們甚至連案件的結果都無從得知,而這一案件中,雙方的演說辭都基本完整地保存至今,給了后人很大的分析空間。但分析時必然遇到的問題,就是按雅典演說界慣例,這兩篇演說辭在書面發表前,會經過各自刪改,于是即使是基本的事實都有一些彼此對不上的地方。這樣一來,后人對本案的分析,雖然洋洋灑灑,最后常常還是歸到個人的好惡之上,認為德謨斯提尼愛國赤誠可昭天日的人,自然認定埃斯基涅斯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賣國賊;而認為德謨斯提尼本心雖好,實操不免誤國的人,則認為埃斯基涅斯所犯最多不過是無心之失。我覺得,從法律角度上看,德謨斯提尼的控訴在證據鏈和因果鏈上確有缺失,埃斯基涅斯脫罪是公正的判決,至于議和與出使工作中到底誰是誰非,時人尚且辯不清,后世讀者就更難以判斷了。

          《控訴克忒西豐》解題

          奉使無狀案后的兩三年內,德謨斯提尼連續抨擊腓力,以其高超的演說才能帶動了雅典政壇的轉向,又廣泛開展外交工作,促成了一個反馬其頓的大同盟。另一邊,腓力也沒有停下擴張的腳步,逐漸侵入雅典視為根本利益所在的半島地區及赫勒斯滂一帶。終于,約在前340年,以腓力進軍赫勒斯滂地區為導火索,雙方正式開戰。

          在這段時間里,德謨斯提尼一派的政治主張非常明確:遏制并最終擊倒馬其頓,重新確立雅典的國際領導地位。而他的反對派,包括埃斯基涅斯,卻沒有一套與之對抗的綱領,就如同為了反對而反對,氣勢自然被壓倒。這倒不能全怪他們水平不足。在雅典的政治語境中,追求“獨立自由”、“國家榮譽”的主張,天然占有優勢,而且聽起來也很有可操作性——只要萬眾一心,廣交盟友,豈有不成之理?反過來,主張與馬其頓這樣“非我族類”的對手和平共處,就算能堂而皇之地說出來,也會被追問:然后呢?從現在的角度來看,最佳的回答可能是:整飭內政,虛與委蛇,靜待馬其頓生變。但當時的雅典人并無預見未來之能,豈會同意在還沒有表現出壓倒性力量的馬其頓面前低聲下氣二十年?再說了,哪怕雅典愿意暫時低頭,又如何保證最后一定能翻身?勾踐本已是常人難為,但夫差這樣的對手更是難逢,而腓力,還有亞歷山大,顯然都不是夫差。

          己方如此全面被壓制,埃斯基涅斯縱有渾身本領,也無法施展,一直到前339年,他被派往德爾斐周邊城邦議事會擔任代表。在雅典和斯巴達爭霸的時代,這個議事會在國際上幾乎毫無影響力,而在兩國都走上下坡路,希臘世界多極化之后,它突然成為了各國為自己行為賦予正當性的工具,前所未有地活躍起來。馬其頓從邊陲小邦發展至舉足輕重的王國,自是有賴于腓力的才能和努力,但忒拜為了本國利益,挑動議事會制裁?;?,引發第三次神圣戰爭,以致希臘疲憊于十年之役,而馬其頓得以攜“解放神殿”的大義名分整合關外,也是“功不可沒”。按說德謨斯提尼一派不應有此疏忽,竟把幾個政治主張完全相左之人(除了埃斯基涅斯,還有德謨斯提尼的老對頭墨狄阿斯)派到這么重要的任務上,但或許是因為腓力正有事于北方,而議事會日程安排上也看不到敏感問題,所以就放松了警惕。

          埃斯基涅斯去議事會的時候是否帶著目標,我們不得而知。按他自己的敘述,他在議事會上碰到忒拜一派的安菲薩代表發言攻擊雅典,激怒之下,向議事會發言指出安菲薩違反古老的禁令,褻瀆屬神禁地,于是議事會決定制裁安菲薩。這一敘述連貫而且合情合理,也正契合了我們對埃斯基涅斯演說技巧、應變能力和文檔知識儲備的了解,但這件事情的時機如此湊巧(腓力正陷入外交孤立,急需一個理由進軍關內),又如此貼合埃斯基涅斯一派的意向(惡化雅典與忒拜的關系,創造雅典與馬其頓和解、共同削弱忒拜的可能性),還是頗為可疑的。

          然而事件的走向脫離了埃斯基涅斯的控制。在德謨斯提尼一派的主導下,雅典抵制了議事會決議,而腓力則重舉“神圣戰爭”的大旗,直撲關內。大敵當前,卻使德謨斯提尼取得了生平最大的外交成果——雅典與忒拜化敵為友,共抗腓力。一時,腓力孤軍深入,不得不面對希臘空前大團結的局面。

          德謨斯提尼夢想的往日榮光終究沒有在喀羅尼亞的戰場上復現,腓力的馬其頓方陣粉碎了雅典的公民部隊、忒拜的“圣軍”,從此希臘再無一國能與之相爭。出人意料的是,腓力并沒有攻取雅典,也沒有要求在雅典駐軍,甚至沒有要求懲罰任何雅典人——包括德謨斯提尼。戰敗的恐慌過去之后,雅典人發現,整個國家的運作與往常無異,只是在對外政策上要服從科林斯同盟——也就是馬其頓——的指揮了。埃斯基涅斯一派的政治主張,就這么在外部力量推動之下實現了。

          德謨斯提尼自己說,在喀羅尼亞戰役之后,他遭到過一些政治性質的起訴,但都勝出了。雅典的民主政府向以刻薄寡恩著稱,將領、政治家等若未能滿足民眾的希望,往往不免被控死罪,德謨斯提尼的政策遭遇如此慘敗,若被定罪,本也在情理之中。然而,戰敗的沖擊過后,他的聲望并無減損,繼續擔任公職。前337—前336年,德謨斯提尼在城防修繕工程中任職,隨后他的支持者克忒西豐提議向他授予冠冕。這種提議的性質相當于公開表彰,級別不算特別高。不過,從時機上看,這也有可能是他這一派在試探政治形勢,而不一定算入每年例行公事的大規模表彰。

          埃斯基涅斯決定抓住這一機會,徹底扳倒德謨斯提尼。他指控克忒西豐的提案違憲,列出三條理由:一、提交議案時德謨斯提尼尚未就所任公職接受述職審查,而法律禁止向未通過述職審查之公職人員授予冠冕;二、該提案所要求的具體授予冠冕儀式有違相關法律規定;三、提案稱德謨斯提尼忠心為國,而德謨斯提尼一生的表現證明他實為蠹國之賊,則該提案純屬欺騙雅典人民。此案于前330年正式開庭,也就是我們所知的金冠案。

          這個控訴現在看起來不免隔靴搔癢。正如埃斯基涅斯和德謨斯提尼都提到的,即使埃斯基涅斯勝訴,最后無非德謨斯提尼拿不到這頂冠冕,其余一點損傷都不會有。那么,埃斯基涅斯大張旗鼓地搞這么一個案子,究竟是出于何種考慮呢?

          我以為,歸根結底,這還是因為埃斯基涅斯一派所面對的政治窘境。在內,雅典人被動地走上了他們一向主張的與馬其頓合作的道路,反而暴露出了他們除卻“和平”、“合作”的口號并無可行的政治方案,也給他們每個人烙上了“賣國”的印記。反過來,腓力和亞歷山大對德謨斯提尼的親口“背書”,卻把他的失敗轉變成了無窮的政治資本?;蛟S,在雅典人心中,德謨斯提尼一日尚在,就是他們仍保持獨立自主的象征,就是他們曾有過光榮努力的見證,而埃斯基涅斯等人,只是不得不接受的外國代理人而已。在外,馬其頓暴風驟雨般的崛起,固然令全希臘為之震顫,但其政治體系的脆弱也是顯而易見的——王室壓制貴族,一切全賴腓力和亞歷山大的個人才能與軍事威望,一旦雄主不再,便會分崩離析。在金冠案的那一年,埃斯基涅斯等人無法預見亞歷山大空前絕后的武功,他們能看到的,只是腓力緊鑼密鼓地布置對波斯的進攻。他們不得不考慮,若這一以國運相賭的冒險以失敗告終,他們這些人又當何以自處。因此,他們急需以一場勝利壓制德謨斯提尼一派的氣勢,也沒有時間來等待更好的機會(事實證明,要等到哈耳帕羅斯案,還得再過十二年),就只能發揮埃斯基涅斯的強項,抓住對手這次的微小漏洞,從細節性、技術性攻擊入手了。

          以埃斯基涅斯的才能,進行技術性攻擊不是什么難事。他引述法律,分析立法目標,扣緊此案細節,游刃有余。與之相比,德謨斯提尼的強辯,不免有底氣不足之感?,F代學者多數認為上述埃斯基涅斯的前兩條立論是站得住腳的。但是,埃斯基涅斯自己也知道,這兩條只是引子而已,若不能借此機會將德謨斯提尼的名聲徹底毀掉,本案就沒有任何意義。本篇《提要》里他對責難者的回答,多半屬后世附會,但與他演說內容的輕重分配,的確是完全契合的。

          但這里埃斯基涅斯遇到了一個巨大的難題。正常情況下,他只要指出德謨斯提尼的反馬其頓政策實際遭遇的失敗,便已足夠。然而在當時的情境下,越是提醒聽眾德謨斯提尼的政治主張,就越容易激起聽眾對他的支持。埃斯基涅斯必須另辟蹊徑,塑造一個令聽眾憎厭的德謨斯提尼。

          于是,在埃斯基涅斯的口中,德謨斯提尼從來沒有堅定的政治主張,而是一個為了錢財可以出賣一切的人——包括可以向馬其頓肆行諂媚,可以扶持雅典的宿敵,可以為褻瀆神明的行為背書;雅典如今的衰落,正是受這種反復無常的小人所累,而遭遇神譴后,只有幡然悔悟,投向順應神意的一方(即馬其頓),方有復興之望。

          然而,埃斯基涅斯沒有算到的是,德謨斯提尼的真實過往如何,其實在雅典人的心中已經不重要了,彼時,德謨斯提尼這個名字,已經與反馬其頓、與爭取自由纏在了一起,無法解開。認可埃斯基涅斯的描述,貶斥德謨斯提尼,就是承認此前對馬其頓的抗爭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錯誤,就是承認雅典早已淪為并且以后永遠只會是一個二流國家,就是承認這幾十年來的奮斗犧牲都毫無意義。而這些,正是雅典人所不甘也不能承認的。

          所以,埃斯基涅斯的失敗從一開始就已注定,他精心準備的敘述,多方收集的材料,充滿天賦的表演,在雅典的人心所向面前,都是徒勞。就算德謨斯提尼只是隨口答復,就算他只是站到臺上一言不發,埃斯基涅斯也不可能得勝。

          但德謨斯提尼是那樣的人嗎?

          最終,埃斯基涅斯這篇演說辭的意義,就是激發出了《金冠辭》這篇冠絕千古的作品;而埃斯基涅斯演說生涯的意義,也就是永遠作為德謨斯提尼的襯托,流傳于史冊之中。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国产裸体美女永久免费无遮挡_无码 人妻系列 在线_97无码免费人妻超级_国产AV动漫一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