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iycak"><td id="iycak"></td></nobr>
  • <nobr id="iycak"></nobr>
    <bdo id="iycak"><address id="iycak"></address></bdo>
    <dl id="iycak"><source id="iycak"></source></dl>
      <nobr id="iycak"></nobr>
      <track id="iycak"><span id="iycak"></span></track>
      1. <track id="iycak"></track>

        1. 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你的苦痛,與我相關:一位全科醫生的平行病歷 陳妙玲 著
          医学人文的叙事性反思之作,窥见我国基层医疗发展的“社会史”
          ISBN: 9787559844316

          出版時間:2022-01-01

          定  價:68.00

          責  編:王晓莹,刘汝怡
          所屬板塊: 文学出版

          圖書分類: 纪实文学

          讀者對象: 大众

          上架建議: 文学/纪实文学
          裝幀: 平装

          開本: 32

          字數: 208 (千字)

          頁數: 336
          紙質書購買: 天貓 有贊
          圖書簡介

          本書作者是一位有多年臨床經驗的全科醫生,承擔著社區居民的基本醫療和公共衛生工作的主要部分。無論是居民慢性病管理還是應對重大公共衛生事件,作者都處在工作的第一線,時刻面對患者的疼痛、苦難和生死掙扎。通過分享自身多年從醫的親身經歷,講述一個個普通卻又真實的故事,本書試圖從“內在理路”來審視現代醫學,以及醫生和患者共同面臨的挑戰。

          作者簡介

          陳妙玲,女,甘肅會寧人 ,現居南京。臨床醫師(主任醫師),心理咨詢師,康復治療師。側重于全科醫學專業和敘事醫學方向。著有醫學生視角長篇小說《十年》,發表“敘事醫學”論文及平行病歷10余篇,部分敘事醫學故事在“網易”“丁香園”等網絡平臺發表。

          圖書目錄

          序言/01

          自序/05

          第一章|女承父業

          女承父業/3

          記憶中的女醫生/12

          不是每一位醫生的成長都一帆風順/19

          第二章|別樣的大學生

          閩南哥/26

          思想開放的漂亮女生/30

          患宮外孕的女生/32

          患卵巢腫瘤的女生/37

          患肺結核的男生/40

          一位長期發熱的男生/42

          “甲流”那年/47

          大學記憶/53

          第三章|F醫院的記憶

          阿伊莎/65

          貝琳娜/75

          代價/85

          幸存者的最后時光/105

          人各有命/114

          我在燒傷科的最后一位病人/132

          第四章|進修見聞

          院領導的朋友來看?。?42

          我們能為這樣的病人做些什么?——縱隔型肺癌患者家耳/149

          錢太貴/156

          住在高干病房里的女人/164

          第五章|社區里的故事

          殉情男女:有些錯,一旦犯了,就是陰陽兩相隔/176

          失敗的出診:對于放棄治療想要回家的病人,社區能做些什么?/182

          面對空巢老人,我們該如何盡責?/192

          慢病和康復/254

          疫情時期/292

          結束語/315

          序言/前言/后記

          自序

          想讓大家看一本書,總得給一個理由。北京大學醫學部的王一方教授曾在《最好的告別》總序中這樣說:“如今的閱讀多少帶些偶像情結,讓大家讀讀葛文德得給個理由先?!本o接著,王教授列舉了作者葛文德一系列的頭銜,這位醫生含著金鑰匙出生,擁有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世界衛生組織(WHO)全球病患安全挑戰項目負責人、克林頓和奧巴馬兩屆美國民主黨政府的醫改顧問的頭銜。他的履歷金光閃閃,讓人一看就想追偶像。當然讀一本書不是讀地位,而是讀語言,讀書中傳遞的價值。

          葛文德影響了全世界,也影響了我。他給醫者提過幾點建議,其中有一段話,他這樣說:

          “做醫生以前,我從未寫作過??墒钱斄酸t生以后,我發覺自己需要寫作。盡管醫療工作精密復雜,但所耗費的體力還是大于腦力。因為這是個類似理發行業的領域,醫生只能每次為一個病人提供醫療服務,所以這是件苦差事。在日復一日的工作中,你可能會喪失自己更遠大的目標,但寫作能讓你從瑣事俗務中抽身出來,對心中的問題進行透徹思考。即使你寫東西是為了發泄憤怒和激昂的情緒,也能獲得一些感悟。最重要的是,通過把自己的感想告知一些讀者,不管這個群體規模是大是小,你都能成為更廣闊世界的一部分。就算只是在報刊上就一個話題發表一些想法,你也會發現自己內心惴惴不安:人們會不會注意到?他們會有什么看法?我說什么蠢話了嗎?一群讀者就是一個社會。發表文字就是在宣稱自己是該社會的一員,表明自己愿意做一些有意義的貢獻。所以,選擇你的讀者,寫點兒什么吧?!?p/>

          長久以來,我都覺得自己需要寫作,但我能給大家帶來什么呢?在我寫這段文字前,我已經記錄了幾十個關于疾病的故事。有幾次,當我寫到那些病人的經歷時,都會傷心難眠。沒有什么人,比醫生更能體會人間冷暖;沒有什么地方,比在醫院里所看到的死亡,更讓人司空見慣。每當我回顧病人的疾病時,我都希望自己能把臨床一線的所見所聞分享給更多人,因為在這世上,每個人都會經歷生老病死,會遇到疾病和疼痛。

          我寫了一些關于從醫、病人和疾病的故事,有一些故事跨越了時間,也跨越了地域,而有一些故事就發生在當下。我曾在網絡上分享過數篇文章,有些閱讀量超過了10萬+,評論成百上千,這讓我意識到,在這個領域,社會是有需求的,我并不是在自言自語。

          女兒上小學二年級,有天晚上,她突然要看我寫的文字,我就讓她從書柜里拿出幾本《敘事醫學》雜志,那上面有我發表過的平行病歷,我找了一兩篇,讓她去看。那個時候,我正靠在床頭用平板電腦寫文字,而她則坐在書桌旁的臺燈下看雜志。讀書和寫字都是安靜活,我盯著平板沒太在意她??刹恢裁磿r候,當我抬起頭時,卻發現她不是在看雜志,而是將頭埋在桌子上。我不知道她發生了什么事,就喊了一聲。聽到我喊她,她抬起頭來。那時我看到她眼眶紅紅的,正在流淚。我問她怎么了,她說:“媽媽,你為什么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那時候她正在看《最后的夜晚》,那個故事里,我記錄了一個患黑色素瘤的女人在世間的最后一個夜晚。我知道女兒被那樣的生死離別嚇著了,就安慰道:“媽媽是醫生,這樣的事情對醫生來說很常見?!彼蝗粡囊巫由咸聛?,撲到我懷里,傷心地哭起來。

          我有點后悔給她看那些記錄,一個七八歲的孩子,應該看這世界上最美好的東西,但她卻看到了疾病、掙扎、悲苦和生死離別。我怕她心里有陰影,就撫摸著她的頭發不停地跟她講其他事情。孩子果然心地單純,她很快就不哭了,也笑著和我說起別的事情來。我以為她就此忘了我寫的發生在醫院的那些事,但過了一會兒,她又問起來。

          第二天晚上,她做完作業,又把前一天晚上看過的故事重拿出來看了一遍。

          女兒7歲,我料想,一個7歲的孩子對那些故事都有這樣的感觸,愿意一遍一遍地去看,那作為17歲、27歲、37歲、47歲、57歲、67歲或者77歲的讀者,看到這些文字時,又將會有什么樣的感受呢?

          編輯推薦

          成績斐然的現代醫學在延長人們壽命的同時,也正在回應人文的隱憂。

          本書是目前國內少數由臨床一線醫生撰寫的敘事醫學作品,作者深入基層醫療多年,不論是對疾病的診治,還是對患者心理的把握與理解,都具有豐富的經驗。本書試圖從“內在理路”去審視現代醫學,從醫學最初的人文關懷出發,用“平行病歷”的方式去重新書寫與患者有關的一切,在講述這些故事的過程中透露出醫生的“初心”和最珍貴的“仁心”,對于國內醫學人文的寫作與普及,十分珍貴。

          作者的身份隨著她的從醫經歷一直在變,從小鎮醫生的女兒,到校醫、燒傷科醫生,再到去進修,最后到成為一名社區醫生,作者向讀者展示了她作為醫生在人生不同階段的身心變化,以及面對不同患者的多元視角與反思;作者自身的職業路徑也不斷明朗,這與國內醫學事業的發展是密切相關的。不論是作為頗具自傳性質的醫學生涯的階段性總結,還是記錄多年所經歷的基層醫療事業的變遷,這部作品對于醫學生、醫生或是廣大讀者都是很有價值的。

          精彩預覽

          記憶中的女醫生

          夜班起來,拉開窗簾,外面一片銀白。雪紛紛擾擾地飄著,落在地面上,落在窗外的水杉上,落在河岸邊磚紅色的護欄和干枯的垂柳枝條上,這是新年的第一場雪。江南的下雪天,地面總是滲著水,也許因為天氣濕冷,和預料中的一樣,病人不算多??斓街形鐣r,雪變小了。外面掃出了一條路,鋪著干草墊,一直鋪到了醫院的大門口;但街邊的屋頂上仍鋪著厚厚的雪,白茫茫一片,像極了北方的冬天。

          二十年前,北方的小鎮上,我下了長途大巴車,走在雪花漫天的空曠的街道上,遇見一個人,她站在臨街的一座房子旁,老遠地看著我。等我走近喊了聲“嬸嬸——”,她才笑著說:“原來是你呀,我還以為是煙雨回來了!”她有些失望,但仍然很熱情地請我去她的診所坐坐。

          她是煙雨的母親,那一年,我剛上大學。煙雨和我同年,是我的小學同學,長我三天,我常常去她家,和她同睡一個被窩。煙雨母親年輕的時候在鎮上的醫院里工作,后來因為超生丟了工作。離開醫院后,她開了家診所。但很不幸,那個讓她丟了工作的可愛男孩,在六歲時夭折了。

          煙雨母親是我們鎮上唯一的女醫生,在“男主外女主內”的邊遠山區,婦女們都是待在家里不出門的,煙雨母親作為唯一的一位女醫生,方圓數十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她的成就讓很多男人都望而興嘆,女人們看她更是可望而不可即。她為人熱情,樂善好施,人人都稱贊她。因為煙雨的母親是醫生,煙雨和她妹妹也比大部分孩子都更受鄉親們厚待。

          我跟著煙雨母親進了她的診室,診室里燒著壁爐,房子里很溫暖。她為我倒了茶,端來一盤油餅,放在火爐上:“趕快烤烤,你看你鼻子都凍紅了?!彼屛遗昧撕赛c兒茶,吃點兒東西。我對她又敬又畏,不知道說什么好,只好摘下手套,抱著爐筒取暖。她在整理藥架上的瓶子,有灰的地方,就用毛巾擦擦。過了一會兒,她轉身問我:“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一時想不起來了?”我說:“我叫妙妙?!彼托ζ饋恚骸皩?,你看我這記性,怎么連你的名字都叫不出來了?!?p/>

          那時候,我是煙雨最好的朋友,我常常去她家,也常常跟著她去她母親的診所。煙雨母親的廚藝很好,做的菜很可口,我十分喜歡。我們每次去,她都會煮荷包蛋。煙雨帶去幾個小伙伴,她就煮幾個荷包蛋。我是她家的???,每次去她那里,她若是要給煙雨買什么,定會給我也買一份。十八歲之前,我幾乎是隔三岔五就往她家里跑,但現在,我在外面上大學才不到一年,她怎么就突然想不起來我叫什么了呢!我看著她,心里默默想:她怎么記性突然就變這么差了,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我心里這么想著,但卻不敢問她。

          那天逢集,街上人比平常多,時不時有人進來找煙雨母親看病。她給人看病的時候,我就坐在旁邊的板凳上。進來找她的人都以為我是煙雨。那時,煙雨在北京上學,還沒有放假。煙雨母親就跟他們解釋說:“這是陳大夫家的二女兒,煙雨還沒回來?!蹦侨司驼f:“我還以為是煙雨呢!”煙雨母親看著我,慈愛地笑一下:“這倆姑娘還真有點兒像,我剛才都差點兒認錯了?!彼贿叞?,一邊看著我:“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又忘了?”

          我說:“我叫妙妙?!?p/>

          她有點兒自責:“你看我這記性,怎么總是忘!”

          她將藥包好后,一一交代對方。她記不住我叫什么名字,但她給病人交代用藥時,交代得很清楚。

          病人走了,我全身也烤暖了,想離開她那里趕快回家去。天空飄起雪來,天黑了山路會很不好走。煙雨母親說:“你這姑娘,這么急干什么?!彼且粑页燥?,“是不是煙雨不在,就不想多待一分鐘?”我只好又乖乖地坐下。煙雨母親做菜又快又好吃,我吃得暖暖的,有那么一會兒工夫,心里暗暗羨慕煙雨:要是我有這么一位既會做菜,又知書達禮、善解人意的母親就好了。但不知為什么她的記性突然那么差,總是把我叫成煙雨。

          我離開時,她給我裝了很多東西,讓我帶回家。有位鄰居家的店主過來,說年底要進貨,資金周轉不開,想跟她借點兒錢,她問:“要多少?”對方說了個數字后,她就爽快地答應了:“好,等孩子走了,我給你送過去?!?p/>

          我從煙雨母親的診所里出去,踩著厚厚的積雪,走了幾步后回過頭去看,我本想看到她已經放下白色的門簾,將門關上??墒俏一仡^看時,卻看到她扶著門簾,靠在門框上。我朝她揮了揮手說:“嬸嬸再見!”

          她就沖我喊:“路上滑,慢點兒走……”

          我說:“天冷,你趕快進去吧!”便回過頭繼續往前走。

          “煙雨……”她在我身后喊了一聲,我再次回過頭,她就笑著喊:“你叫什么名字來著,我怎么又忘了……”

          我再次說:“我叫妙妙——”

          ……

          那時我才上醫學院,還不知道有一種病叫阿爾茨海默,以為她只是記性變差了,她身邊所有的人,包括她自己也和我一樣想,都不知道她已經得了這種病。

          我回到家里,把煙雨母親記性變差的事告訴父親,父親說:“這不太正常,她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精神出了問題?”我說:“除了記性差,我沒發現別的什么問題?!备赣H便也不再追問。

          大學期間,我回家的次數比較少。臨近畢業的寒假,回到家里,問起煙雨母親,父親說:“她現在很嘮叨,見著人就說個沒完沒了,附近的鄰居都躲著她,尤其是旁邊的店主,罵她罵得很難聽。有次她在人家的井邊打水,人家就呵斥她,讓她下來,說你一個女人家不干不凈的,小便都在褲子上,誰讓你站到我家的井口上。她剛放到井里的水桶,還沒打上水,就被人家罵得硬生生地把一只空桶又提上來?!?p/>

          我想起幾年前那次見面時,那位店主跟煙雨母親借錢的事,有些憤憤不平,跟父親說:“煙雨母親以前對他們那么好,現在他們為什么這樣對她……”

          父親說:“這幾年,她性情變化很大,去年有個女人生孩子難產死了,她給人接生,孩子才下來,女人就大出血,來不及搶救,上轉的路上,還沒到醫院,人就死了。自從那次以后,她的精神就更加不正常了,漸漸地也就沒人再去她那里看病了?!?p/>

          我說:“我想去看看她?!?p/>

          父親說:“以后吧,她現在記性更差了,你去了她不一定能認出你來?!?p/>

          大學畢業兩年后的秋天,我回老家,再次問父親:“煙雨母親怎么樣了?”那時正是秋高氣爽的天氣,太陽很高、很黃,金燦燦地照在大地上。

          父親說:“你如果想去看她,就去吧,要不下次回來,可能就見不到她了?!?p/>

          煙雨母親不當醫生了,她已經完全成了一個病人。她從鎮上回到了家里,生活早已不能自理,需要家人輪流看護。

          那天,天氣很好。我買了些營養品,沿著彎曲的小路,去了煙雨家,那是我小時候走過無數次的路。煙雨的兩個小弟弟在院子里玩,他們太小,根本不認識我,我喊他們,他們也不理我。煙雨父親和我打了聲招呼后,就出去了。煙雨妹妹把我領到上房里,問我怎么有空回來,是不是請假的。

          我說:“我來看看嬸嬸!”

          我跟著她進去,看到她母親躺著縮在炕角里,嘴巴里正在嚼什么堅硬的東西。她已經瘦得變了形,牙齒脫落了一半,頭發毛亂地豎著,眼睛黯然無光,我差點兒認不出她了。我將營養品放在桌子上:“嬸嬸,我來看你了!”

          她嚼著東西的嘴巴突然停下來,看著我問:“你是煙雨嗎?你來看我了?”

          我說:“我是妙妙,我來看您了?!?p/>

          她突然從炕上翻起身來,跑到桌子跟前,把我拿來的營養品揣到懷里說:“你是煙雨,這是你給我買的東西嗎?”

          我說:“是的,這是我給你買的?!?p/>

          她爬到炕角里,把東西壓到枕頭下,自言自語地說道:“這是煙雨給我買的!”

          煙雨妹妹無奈地笑道:“好,好,你先放下,放到桌子上,是姐姐給你買的,我們誰都不會搶你的?!?p/>

          煙雨母親坐起來看著我:“你是煙雨,這是你給我買的?”

          我說:“是,這是我給你買的!”

          她又開始嚼東西,鼓著腮幫,像含了一顆糖。她動了一下嘴巴,窗外的陽光照進來,我突然看到有一束光從她的嘴巴里反射出來,就讓煙雨妹妹看一下她嘴里含的是什么。

          煙雨妹妹爬到母親跟前,托起她的腮幫說:“乖,嘴巴張開我看看?!?p/>

          煙雨母親不配合,躲著女兒縮到墻角里:“不給你,不給你,這是煙雨給我買的……”她以為煙雨妹妹要搶她的保健品,就把它藏到身背后。煙雨妹妹說:“我不搶你的東西,你張開嘴,我就看看你嘴里含的是什么?!?p/>

          煙雨母親就把嘴巴張開來:那是一塊磨平了的碎玻璃。

          煙雨妹妹讓她把碎玻璃吐出來后,就從炕上下來了。

          有鄰居進來串門,看到煙雨母親藏東西,就呵斥她:“你這么小氣干什么,下來!”

          煙雨母親嚇得不動了。另一位鄰居教訓她:“你一天臟兮兮的,是不是又把褲子尿濕了,你臭不臭,熏不熏人!”煙雨母親一動不動地坐著。那鄰居跟我說:“你看,你嬸嬸現在這個樣子了,家里全靠煙雨妹妹一個人撐著……真是造孽??!”

          那幾位鄰居,在煙雨母親健康的時候,經常受她接濟。我看向屋外:夕陽照在院子的墻上,一對天真無邪的雙胞胎小男孩正在院子的花園里愉快地玩耍,他們的歡聲笑語時不時從外面傳進來,這是煙雨母親四十五歲左右時生的孩子,比煙雨小了二十多歲,她母親生那倆孩子時,她已經出嫁了。兩個孩子還不到上學的年紀,成天在家無憂無慮地玩泥巴,只是,煙雨母親再也不會關注他們了,她已經不知道他們是誰,她只是不停地問我:“你是煙雨嗎?你是來看我的嗎?”

          夕陽落下時,我離開了她家。走在回家的路上,經過一個小樹林,我想起小時候她常常給我們做好吃的;想起剛上大學寒假回家下大雪的那天,在她的診所里,她一邊為我夾菜,一邊叫錯我的名字;想起我離開時她給我帶很多東西,我走了很遠,她仍靠在門框上目送我的樣子。想起這些,我便淚流而下。

          我工作后,有一年冬天母親病了,我接她來我這邊看病。就在母親生病的那段時間,煙雨母親去世了。母親得知消息后哭了,“她還不到五十歲,那么能干的女人,就這樣說沒就沒了……”

          煙雨母親,曾經是母親仰望過的、可望而不可即的女人,也是我小時候最敬仰的女性和長輩,可如今,她已經到另一個世界好多年了。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国产裸体美女永久免费无遮挡_无码 人妻系列 在线_97无码免费人妻超级_国产AV动漫一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