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iycak"><td id="iycak"></td></nobr>
  • <nobr id="iycak"></nobr>
    <bdo id="iycak"><address id="iycak"></address></bdo>
    <dl id="iycak"><source id="iycak"></source></dl>
      <nobr id="iycak"></nobr>
      <track id="iycak"><span id="iycak"></span></track>
      1. <track id="iycak"></track>

        1. 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加州淘金熱的產權研究 (美)約翰·昂伯克(John Umbeck) 著 應俊耀 蔚怡 譯
          张五常作序推荐!产权理论与经济史的实证典范之作。对于产权如何形成,霍布斯和卢梭提出了社会契约论,加州淘金热则提供了难得的实例。
          ISBN: 9787559835635

          出版時間:2021-08-01

          定  價:68.00

          責  編:李佳楠
          所屬板塊: 社科学术出版

          圖書分類: 经济

          讀者對象: 经济学、历史、政治哲学研究者和爱好者

          上架建議: 经济学
          裝幀: 精装

          開本: 32

          字數: 140 (千字)

          頁數: 236
          紙質書購買: 天貓 當當
          圖書簡介

          淘金熱是美國西進運動史上的重要一環,當年的加州尚無政府管轄,似應是一片在利益競逐下暴力頻發之地,但真正發生在金礦區的暴力很少。這是什么緣故呢?其中的產權又是如何從無到有地建立的?

          本書是“華盛頓經濟學派”代表作之一,構建了“暴力分配產權”理論,以之推測和解釋各種產權制度的產生與發展。作者基于實地考察和多份真實合約資料,探究了1848—1866年加州授予個人礦地產權的演變過程,由此對理論進行驗證,并顛覆人們對淘金熱充滿暴力的傳統認知。

          作者簡介

          作者:約翰·昂伯克(John R. Umbeck),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碩士,華盛頓大學博士,現任美國普渡大學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師從阿爾欽、張五常。教學領域包括微觀經濟學、法律經濟學、信息經濟學、私人合約、犯罪經濟學與合約執行等。曾為美國參眾兩院、聯邦貿易委員會、環保局、能源部等政府機構以及大量企業擔任顧問。

          譯者:應俊耀,一位游走在經濟學和數學之間的教書匠,曾在高校講授“生活中的經濟學”和“新制度經濟學導論”等課程,參與翻譯《經濟學的著名寓言》,中小學數學競賽教練,自由撰稿人,國際注冊會計師。

          蔚 怡,英語教育工作者,曾任英國蘇格蘭市民咨詢署(CAS)咨詢師。

          圖書目錄

          序 從淘金熱看華盛頓經濟學派 / 張五常

          中文版自序

          序 /1

          第一部分 產權的出現:理論研究

          第一章 導論 / 5

          第二章 暴力與產權合約 / 11

          第三章 簽約費用與產權的出現 / 39

          第四章 經濟學中產權概念的演化 / 65

          第二部分 加州淘金熱:實證研究

          第五章 法律和技術局限:1848—1866 / 87

          第六章 早期淘金與原始合約:1848—1849 / 103

          第七章 礦地私有產權的出現:1849—1850 / 115

          第八章 暴力與產權初始分配 / 129

          第九章 暴力與產權限制 / 147

          注釋 /177

          參考文獻 /205

          跋 從淘金熱寄望中國經濟史學派/周燕 /215

          譯后記 /219

          序言/前言/后記

          導論

          這是一項針對私有產權的起源與演變的經濟學研究。它由兩部分組成。在第一部分中,我試圖推出一個理論,這個理論對解釋和推測各種產權制度的產生與發展可能有所幫助。

          產權是從各種不同情況演變而來的。例如,一個人獲得椰子的產權,可能僅僅是因為他是唯一會爬樹的人。同樣地,一個人擁有魚的產權,可能是因為只有他知道哪里才能捕到魚。而我感興趣的則是,那些由兩人或多人協議所產生的權利。在這類協議或合約中,一群人一致同意授予他們中的每個人對某種資源的私有產權,以此來約束自己的行為。這些合約要么是隱性的,要么是顯性的。隱性的合約通常被稱作習俗或者傳統,比如不插隊,或在戲院里就坐前要問鄰座“這位子有人嗎”;顯性的合約被稱作法律或者規則。然而,不經意間獲得的經驗表明,相對有價值的資源的權利通常是通過合約明確分派(分配)的,而不是由變幻莫測的習俗分派。我所研究的,就是這些顯性合約的起源和演變。出于研究目的,我對私有產權的定義跟顯性合約條款的定義一樣,這些條款都分派了個人使用某項資源和靠其獲得收入的私有權。這種私有權還可以包括轉讓權。

          一個人可能與其他人商定,在生產和消費中聯合資源,為這些資源創造出新的用途。通過合約,他們必須約定誰有權利擁有這些新的產品,以及如何分配資源聯合產生的所有收入。從這種意義上來說,幾乎所有的合約都會涉及產權的建立。然而,并不是所有合約我都感興趣。在本書中,我感興趣的只是那些被我稱為“原始合約”的合約。這類由生活在無政府狀態中的人們建立的合約,首次分派了個人對資源的私有權。若無特別說明,本書出現的“合約”,指的就是這種原始合約。個人只有在被賦予對資源的私有權之后,才有可能與其他人簽訂生產與消費合約。如果人們不想像魯濱遜 · 克魯索那樣生活,這種原始合約就必不可少。對從無政府狀態走出來的這一步,哲學家、政治學家、歷史學家、人類學家、考古學家和社會學家已經做了研究。但當這一步被視作人與人之間的合約協議,并且取決于個人選擇時,它就完全歸入了經濟學家的領域。

          在本研究的第二部分中,我將運用該理論來解釋,1848年至1866年期間加利福尼亞授予個人礦地產權的合約演變過程。之所以選擇這個時期,是因為那個時候普遍存在的實際情況,與第一部分所提出來的理論局限條件(約束條件)極為接近。

          1848年,美墨戰爭即將結束時,人們在加利福尼亞發現了黃金。在結束這場沖突的條約中規定,墨西哥的加利福尼亞(即如今的加州)將被割讓給美國。然而,美國政府沒有適用于管制公共礦地的法律體系,因此,所有在這些礦產上的礦工(采礦者)都被視為入侵者。其實更早前,墨西哥法律曾對采礦權的獲取作出過規定,但在發現黃金的同一年,這些規定被美國軍政府廢除了。廢除之后,美國軍政府也沒有頒布其他替代性的法規。加尼福尼亞州政府直到1850年才開始運作,而且在此后很多年里也沒有給執法部門提供過資金支持。由于黃金的發現,駐扎在加利福尼亞的美國軍隊中出現了許多逃兵,軍隊人數銳減到600人左右。與此同時,大約有20萬來自世界各地的礦工蜂擁而至,試圖主張對部分礦藏的所有權。由于沒有法律或執法部門來管制礦產的使用,因此,混亂的無政府狀態盛行。這個時期,私有產權是不存在的。但是,到了1850年,也就是在黃金發現僅僅兩年之后,礦工就已經組成各種團體,并就顯性合約達成了一致—即在特定的礦區或地區內,個人被分配了土地的私有權和轉讓權。到了1866年,形成了500多個界限明確的獨立礦區,每個礦區都有各自的產權制度。

          在花費幾個星期,對加州檔案館、圖書館和特殊藏品進行挖掘之后,我成功找到了200多份此類原始采礦合約。盡管合約與合約之間在某些方面有顯著差異,但其他方面則極為相似。每一份合約都清楚地列舉了每位礦工在選擇不同土地用途時所享有的權利,以及他們可以主張作為己有財產的礦地數量。正如我將要證明的那樣,第一部分所提出的理論不僅能夠推測產權何時會出現,而且能夠推測什么樣的權利將會被確定,以及這些權利如何在互相競爭的主張者(claimants中進行分配。

          假如我們自己僅僅滿足于對克魯索型經濟體的研究,那么產權的概念將永遠不會產生。獨自一人在小島上的克魯索,會發現他的行為不受其他人行為的約束,且所有資源都歸他所有。當然,為了推出可驗證的含意,有必要對他的生產和效用函數加上一些理論上的局限條件,比如邊際生產率遞減和邊際替代率遞減。但經濟學家的工作到此也就結束了。在島嶼的資源稟賦和設定的生產與效用函數的局限條件下,一個足夠有能力的數學家無需任何經濟學知識就能使克魯索的效用最大化,進而推出投入的分配和產成品的矢量。

          在島上多引入一個或多個人之后,情況就發生了變化。從某種程度上而言,只要他們的行為互相影響,克魯索就會發現,他的選擇將進一步被新來者的決策所約束。比如,當克魯索決定去樹上采摘椰子,結果卻發現那棵椰子樹被其他人摘得干干凈凈?;蛘弋斔麤Q定去捕魚,到那一看,他的漁場里到處都是游泳的人,魚早被嚇跑了。在這樣一個島上,該如何使用資源呢?當人們為稀缺物品互相競爭時,就有可能爆發暴力沖突。我們甚至可以想象到,所有的魚和椰子在沖突中被破壞殆盡,沒有剩下任何資源可供分配。作為這類競爭的替代辦法,人們可能會同意遵守一系列的規則,這些規則將規定誰能夠控制并使用各種資源。這標志著產權制度以及生產和消費局限條件更為復雜的制度的出現。

          產權是一系列的局限條件,任何經濟理論都必須包含這些局限條件,才能用來解釋多人經濟體中的人類行為。這一點很容易用克魯索的例子來證明。除了生產函數的技術性局限條件外,克魯索獨自一人生活在小島上,可以隨時用火槍射殺任何他想要的獵物。讓我們純粹考慮技術方面的因素,假設一天之內,克魯索一個人用一把火槍,可以在一座小島上射死10只鴨子。只有當克魯索是獨自一人在小島上時,這個生產函數才可與經驗上的檢驗相關聯。新來島上的人為了避免被流彈所傷、周日的寧靜被破壞,或島上的鴨子被滅絕,可能會與克魯索簽訂合約,并支付他報酬。作為回報,克魯索則同意只在某規定區域內,于工作日的上午10點至下午3點這個時間段內射獵。在預測用于射殺鴨子的資源投入,和射殺到的鴨子數量的產出上,原有的生產函數自動失效。我們必須重新考慮影響克魯索行為的額外局限條件。

          新的生產函數不會具體說明產出與實物單位投入之間的純技術關系。相反,它會具體說明,產出與以特定方式使用投入的權4 利之間的關系。比如,新的生產函數可能是,在工作日上午10點 4至下午3點期間,克魯索有權在湖的北岸射獵,此時,他每周能夠射殺27只鴨子。假如這些權利發生了改變,使得他能夠在上午9點至下午4點這段時間捕獵,他射殺的鴨子數量可能增加至每周29只,以此類推。

          很明顯,我們不能完全根據實物單位來理解生產與交換,而必須把實際的權利納入投入與產出中去。假如沒有產權的實際局限條件,經濟模型幾乎不可能經受住最終的檢驗,即做出能被證實或證偽的預測。

          資料的展開順序跟大多數科學作品一樣:理論先于實證檢驗。對于那些缺乏經濟理論背景的人來說,第一部分也許會難以理解,盡管就經濟學理論而言,這是相當初級的知識。當然,你可以直接跳至第二部分。這樣做,你將失去許多推理(論證),這些推理促使我強調某些“事實”,同時淡化或完全刪除其他“事實”。我建議,即便你不是經濟學家,第一部分至少也要快速瀏覽一下。

          編輯推薦

          本書可以作為一本經濟學的書,或政治哲學書、歷史書來閱讀。

          從經濟學角度看,它分析了產權的形成和分配:在無政府狀態下,淘金者是選擇暴力還是簽約?隨著環境約束的變化,合約也在變化:從搭伙抵御入侵者,但金子歸挖到者所有;到一起開采,然后分成;到最后土地(及地底的黃金)分配到個人,成為私有財產。此外,還可以了解從古至今私有產權觀念的變化。

          從政治哲學角度看,它能回答以下這些問題:為了爭奪黃金,暴力、公地悲劇是否不可避免?是不是如霍布斯所說的“人的生活孤獨、貧困、卑污、殘忍而短壽”?讀者可以看到,淘金者如何從無政府狀態中走出,構建出規則和秩序。

          從歷史角度看,透過大量信件、合約、文獻等資料,作者講述了一段從發現黃金到淘金熱爆發的有趣歷史,一改傳統對西部淘金熱充滿暴力的刻板印象。

          對經濟學者來說,本書最大的價值,是提供了新的研究方法——“華盛頓經濟學派研究法”,即張五常教授所說的:“重視真實世界的事實或史實,通透地掌握著簡單的經濟概念與原則,然后推出可以驗證的假說,頻頻驗證?!?/p>

          精彩預覽

          對從無政府狀態走出來的這一步,哲學家、政治學家、歷史學家、人類學家、考古學家和社會學家已經做了研究。但當這一步被視作人與人之間的合約協議,并且取決于個人選擇時,它就完全歸入了經濟學家的領域。

          由于沒有法律或執法部門來管制礦產的使用,混亂的無政府狀態盛行。這個時期,私有產權是不存在的。但是,到了1850年,也就是在黃金發現僅僅兩年之后,礦工就已經組成各種團體,并就顯性合約達成了一致——即在特定的礦區或地區內,個人被分配了土地的私有權和轉讓權。到了1866年,形成了500多個界限明確的獨立礦區,每個礦區都有各自的產權制度。

          原始合約的演變至少可以分為三次緊密相關但邏輯不同的選擇。首先,個人必須決定他們是否想要與他人簽訂合約。其次,假如他們決定達成某些合約安排,那么下一步需要決策的就是他們對資源的使用具有什么樣的權利,或者有哪些局限條件。最后,他們必須商定如何分配這些權利,或者允許哪些人有權使用資源并從中獲得收入。

          所有的私有權都建立在威脅或者使用暴力的基礎之上。

          擁有較高產土地的個人所得到的土地數量,會比那些擁有較低產土地的個人少。

          合約要達成,必須滿足兩項條件:暴力必須有規模經濟;“最初”占有某種資源必須存在某種優勢。但僅有這兩個條件是不夠的。第三個條件是必要和充分的,即如果有正的簽約成本,這些成本必須低于收益。

          如果土地分配合約能讓簽約成本最小化,按道理人們總會選擇這種合約。然而,現實中為什么會采用分成合約呢?

          霍布斯正確認識到:交易是物品權利的轉移,而不是物品本身的轉讓。

          從霍布斯和盧梭,可以拼湊出一套相當完整的私有產權創建理論。在沒有任何協議的情況下,權利由個人暴力和武力決定。在這種情況下,許多潛在的收入消散了,這些收入本可以通過與他人簽訂合約,授予財產的私有權來獲得。然而,要達成和執行合約,成本也是高昂的??紤]到這些成本,簽約帶來的收益將隨著成為私有財產的資源價值的增加而增加。雖然他們的結論不是通過一個定義明確的理論得到,但他們關于產權起源的洞見非同尋常

          隨著土地價值上升和人口增加,產權將逐步由社區分成安排轉變為個人對土地和其全部收益享有私有權的土地分配合約。

          個人對資源的所有權,或私有產權,使所有者在使用其財產時承擔全部經濟后果。

          科斯還做出另外兩項貢獻,只不過這些貢獻在文獻中經常被忽視。他首先提出生產要素應該被視為權利而不是物質資源。產權是一種局限(約束),從這方面來說沒有任何權利是無限制的。當我買一輛汽車時,我實際上是購買了某些權利或一組我(作為所有者)有權選擇的用途。如果使用汽車的權利是無限制的,其他任何人就不會有產權。我可以用汽車傷害或殺掉任何人—除非他們付錢給我,讓我不那樣做;而且照這么做,我就能剝奪其他人的產權。

          在任何類型的經濟活動發生之前,必然有某種類型的合約,規定誰對什么資源擁有什么權利。從大公司到個人獨資企業,所有的個人生產決策都受到合約的約束—雇傭合約、銷售合約、租賃合約,等等。正如科斯所指出的,企業不過是一系列合約而已。國家或政府內部的個人決策受到始于憲法或原始合約的各種合約的制約。每一次的物品交換,都隱含著某種類型的合約。合約是一切經濟活動的基石。只有理解了個體運作下的合約局限條件,以及與形成新合約安排相關的成本,經濟學才能解釋我們每天所觀察到的廣泛的人類行為。

          隨著淘金人數增加,礦區土地升值,這將演化出界定、分派和執行個人對礦區土地的私有權的顯性合約來。

          只要有每一位礦工使用暴力能力的信息,暴力威脅可能就足以維持私有權。我認為,一看到每個礦工后腰上別著一把六發式左輪手槍,就使得這類信息變得相對便宜,從而減少了實際暴力事件的發生。

          為什么一群人會選擇限制他們自己使用資源的權利呢?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国产裸体美女永久免费无遮挡_无码 人妻系列 在线_97无码免费人妻超级_国产AV动漫一二区